这里是嬴礼(禮) 字紀正/中原中奈,是一只雪鸮。坑多圈杂|・ω・`)

📍【高亮】转载的图文仅作收藏用,如有不妥请私信我,我立刻删除。

★坐标京都//十八线作图手//半吊子章手//地区限定jk娘//贫穷图源//文盲日翻//话废满级//社交孤儿
◆具体见文章→【自我紹介】

「永远的王,最亮的星,至高的魔术师,
愿做星辰伴你左右,愿似星光许你不朽。」

【微草】小传说

咸鱼科学官:

之前的点文里,有妹子说想看王杰希中心的微草群像,于是尝试写了写。


#########




柳非觉得,微草是个特别好的战队。




她第六赛季出道,那时候治疗之神方士谦还没退役,虽然最后被蓝雨横刀夺冠,但队里总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平时训练的时候,有王杰希在场,大家轻易不敢造次。但是有方士谦在就不一样了,他总会带着一众队员杀到网游里面虐蓝溪阁,抢野图BOSS,和王杰希拌嘴,最后王杰希无奈,懒得继续和他继续吵,于是也开着小号杀进去,把对面阵营的一众剑客揍得够呛。




网游里的王杰希是很放飞自我的,操着个装备普普通通的低级小号也能将魔术师打法玩儿得风生水起。柳非顶了顶自己神枪手的帽子,抬头看向天空,见自家队长正飞得奔放,狼来浪去的,便只见对方阵营里一个心脏的术士飞过来一个套牢,魔道学者险险躲过,掉的血立刻被不知道猫在哪里划水又眼尖的治疗补了上去。




于是魔道学者飞得更浪了,方士谦便在训练室里嚷嚷,王杰希你要点儿脸,我都快顾不过来了。




柳非想,啊,这真是一个有意思的集体。




第六赛季与冠军失之交臂后,双方队员握手,方士谦捏着黄少天的手,低着头对剑圣咬牙切齿地说,你今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注意点儿,我会摸到你宿舍把你嘴用订书器订上的。




一旁的喻文州笑得天高云淡,方副,值此良辰美景,蓝雨夺冠,我们是不会回宿舍的。




黄少天仰头跳脚得瑟,对!我们要去嗨!嗨一嗨你懂吗!你们懂吗!




王杰希还跟喻文州握着手,这边儿就冷眼和方士谦一起低头瞅着黄少天,我们懂,看你就跟磕了药似的,真嗨。




喻文州手下用力,将王杰希攥回了神儿,他照旧笑得春风和煦:王队,下赛季见。




王杰希皮笑肉不笑,下赛季见。




方士谦甩开了手,抚摸着黄少天的头顶,下赛季见。




目睹了这一切的柳非表示,这四个人之间的气场,深不可测,深不可测。




后来回了休息室,方士谦把王杰希拉到墙角嘀嘀咕咕嘀嘀咕咕,柳非竖起耳朵努力听也没听出什么结果来。后来就见他俩嘀咕完了,王杰希大手一挥,说,走,我带你们吃好吃的去。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杀了出去,穿着微草队服,先吃了一顿火锅,又吃了一顿烧烤,最后又来了一顿小龙虾塞牙缝,接着便东倒西歪来到了KTV。




就跟夺冠的是他们似的,大家吼得天崩地裂,吃得地动山摇,加班没赶上看比赛直播的KTV服务员小哥,微草铁粉,看一群人在沙发上扭得翻云覆雨,不对是扭转乾坤,他很开心,拉着王杰希的手说,啊,微草夺冠了?!




一边儿的方士谦一把打开了小哥的手。他喝得晕乎乎的,说,夺冠?夺冠算什么!下赛季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尚还清醒的柳非解释了眼下的情景。小哥一脸惊异地看着正站在桌子上当钢管的李亦辉,和扒在他身上跳钢管舞的梁方,有点想提醒他们不要破坏公物。但他一扭头看见微草队长正睁着那双风姿绝伦的眼睛目视前方,一眨不眨,跟要吃人的波斯猫似的,小哥想了想,决定闭嘴,然后偷偷地退了出去。




微草药丸。他摇了摇头,微草疯了。




那天大家是怎么从KTV回到战队的,柳非已经没印象了。她只记得自己第二天醒来时,正躺在自己宿舍的床上,被好好盖了毯子。窗外阳光正好,已到正午,隔着纱帘射进来,有点刺眼。




柳非抬起手遮住了眼睛,隐约记得最后队长拿着马克风,和副队一起大喊,微草必胜。




她眨了眨眼睛,觉得眼睛突然有点湿润。




微草太好了。她想,虽然这一路走来,有失败,有伤感,有遗憾。




眼泪流过柳非的侧脸,她捂着眼睛,呜呜咽咽地,在心里悄悄发了个誓:她要更努力,更努力,下赛季和大家一起夺冠。




第七赛季,微草又注入了更多新鲜的血液,有号称方士谦亲传弟子的袁柏清,也有号称要成为下一个剑圣的刘小别。




方士谦的亲传弟子,柳非是没看出来他的技术层面有哪里亲传到方士谦的神韵了,但是那个唯恐天下不乱自己恨不能舍生取义再多加一把火多添一把柴的气势,倒是很有些方士谦流派的风骚。




和袁柏清一起从训练营上来,两家自小住的挺近的刘小别自然不逞多让,放飞自我起来也是毫不留情的。初入微草时,尚处于叛逆期的小青年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你别烦我,我发起疯来连自己都打。




后来被方士谦揍老实了,改了口:你别烦我,我发起疯来连狗都打。




之后的日子里,训练室时常能看到的日常,便是一个风骚的大奶领着一个风骚的小奶,后面跟着一个连狗都打的小剑客,杀进网游里面见到其他战队的谁都砍,见到自己战队的谁都加血,一片鸡飞狗跳。




周烨柏说,微草药丸。


肖云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梁方说,微草这名字好,微微之草,势如疯狗。


邓复升说,咱们没文化咱们就闭嘴吧行吗。




李济说,妈的你们又忽视我。




柳非心想,这一大家子,可真有意思。




第七赛季夺冠,微草赢得势如疯狗,对不起,是势如野火燎原。那天晚上大家都嗨了,和磕了药一样,先是吃了火锅,又去吃了烤鸭,然后烧烤就着小龙虾,最后又杀进了KTV。




好巧不巧,服务员又是一年前那个小哥。




小哥满脸无奈地看着袁柏清站在桌子上当钢管,刘小别扭着电臀跳钢管舞,又看了看王杰希依旧风姿绰约的大小眼。




这次他提前用手机刷出了决赛结果。他也高兴,发自内心的高兴。




于是他偷偷给战队的每个人多点了一杯冰镇可乐,帐记在了自己的工资上。




端着可乐走进来的时候,方士谦正搂着王杰希拿着麦克风大吼微草必胜。见服务员小哥走进来,梁方一把搂住小哥的脖子,将另一只麦克风递到他嘴边。




小哥看着这一屋子热热闹闹的青年,由衷地开心。KTV昏暗的灯光下遮不住他们兴高采烈地发光似的脸庞。于是他也不管主管会不会扣他工资了,他对着麦克风,和整个微草战队一起大喊,微草必胜。




王杰希也喝嗨了,他一手叉腰站了起来,说,起驾回宫。




微草众人双手高举过头顶拜了拜,大喊行人避让,皇帝回宫——




小哥没喝酒,他很清醒。这是他这礼拜值得第一个夜班。但他此时此刻竟也感觉晕乎乎的,像被这整个氛围感染了一样,跟着拜了拜,大喊吾皇万岁——




当时柳非心想,如果时间能定格在这一刻就好了。




她想,如果自己能许愿的话……




时光啊,请你慢些走吧。




夺冠后的第二天,方士谦起了个大早,悄悄地收拾好了行李,也没特意和谁打招呼,便一个人静静地离开了微草。




退役的消息是在决赛之后的记者发布会上就说过的。之前也早就和战队那边打好了招呼。第二赛季横空出世,叱咤治疗届六年之久的唯一的治疗之神,就在拿到了第二个冠军之后悄悄地离开了。




只有王杰希送了他。他将他送到战队门口,简单地拥抱,简单地道别,简单地看着车开走。




站在自己宿舍窗口静悄悄目睹着方士谦离开的柳非,刘小别,袁柏清,李济,和微草战队的其他所有人一起,都默默地躲在窗帘后面,和站在战队门口的王杰希一起,目送了一个时代的落幕。




整个微草在晨光之中静悄悄的,不同于蓝雨的活泼包容,轮回的温和傲气,呼啸的狂放不羁,霸图的严肃认真,微草有种“我就是用行动关心到你不行不行的,但我嘴上就是不说就是不说哼”的别扭的温柔。




俗称傲娇。




微草的队员们,用这样的方式默默地送走了他们的方士谦副队,用这样的方式默默地送走了他们的邓复升副队。几年之后,他们又用这样的方式送走了他们的队长王杰希。




是中国三连冠世界联赛的那个赛季。中国三连冠,但微草终究没有拿到属于他们的第三个冠军。




带着这样的遗憾,王杰希宣布退役。那天早上,整个微草都静悄悄地,似乎还在沉睡之中。




王杰希一个人收拾好行李,轻手轻脚地穿过住了十多年的宿舍走廊,然后慢慢朝外面走去。




微草的新队长高英杰早早地便等在了宿舍楼门口。他见王杰希出来,连忙走上去帮老队长拉过行李箱。




微草的新老两任队长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在晨光之中的微草战队慢慢走着。他们穿过小花园,路过食堂,路过办公楼,路过一大片绿化带,然后来到了门口。




出租车早就等在那里了。高英杰如同当年的王杰希一样,同一位又要离开微草的老队员简单地拥抱,简单地道别,然后简单地,看着王杰希将行李放到了车的后备箱里。




打开车门,临上车前,王杰希抬起头,冲着拉着一片窗帘的微草宿舍楼,轻轻地挥了挥手。




然后他上了车,车开走了,渐渐消失在高英杰的视线中。




渐渐消失在每一个躲在窗帘后面目送他离开的队员们的视线中。




后来的微草在高英杰的带领下,又拿了两个冠军。再后来,比高英杰年长的前辈们都退役了,微草补充进更多新鲜的血液。这些年轻的小孩,打心底敬畏着他们的队长。




高英杰也不再是当初那个温柔腼腆的少年了。他依然温柔,但变得愈发沉静。当他成为队中最年长的人之后,他也变得愈发严肃和沉默起来。




他走进训练室,叽叽喳喳的小队员们立刻禁了声,乖乖地躲在电脑后训练。一天高英杰正站在一个新入战队的小队员身后看他操作,只见他一紧张连最基础的训练都完成得磕磕巴巴的,高英杰愣了一下,随即在心中轻轻笑了起来。




曾经的队长,也经历了这样的变化吗。




他这样想着,突然有点想念王杰希。




如今的微草,和当年的微草已经全然不同了。战队的老人走得七七八八,新来的小孩大多也只认他们高队长。




提起曾经的魔术师,敬佩有余,没有太多感情。




王杰希退役离开战队之后,就彻底断绝了和微草的来往。像是决意狠下心来让他们自己飞一样,磕磕绊绊也好,摔得头破血流也好,成长是他们自己的事,王杰希都不再过问。




再后来,高英杰也退役了。微草基地入驻了新一波的主人,只有每天的晨光不变。




人到中年的王杰希,一天偶然看到了一篇挺火的帖子。他扫了一眼,被标题吸引住。




大概是说,客观评价微草第二任队长魔术师王杰希对微草的贡献和拖累。




里面逐条列举了王杰希的成绩。同时毫不留情地批判了他使微草内部年龄断层,青黄不接导致他退役之后微草经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阵痛期,说得没留一点情面。




帖子的最后,提了这样一个问题:王杰希真的是一个好队长吗?




下面的回复各有千秋,褒贬不一。曾经山呼万岁的人群不见了,这是年青一代的世界。




王杰希略略地扫过几眼,然后沉默地合上了电脑。




##########

评论
热度(110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