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嬴淮 字冰青/owQlate,是一只猫头鹰。坑多圈杂但有666的光速回圈技能,目前沉迷史向三国|・ω・`)

【高亮】转载的都是自己喜欢的图文,仅作收藏用,如有不妥请私信我删除。

★坐标废都(古都)//日本語を勉強している//半吊子章手//业余校对//jk娘//话废满级


「永远的王,最亮的星,至高的魔术师,
愿做星辰伴你左右,愿似星光许你不朽。」

一个修习战斗法师的我要怎么追求一个大小眼的你

由纪:

法师系三巨头的日常。 


LO主有病。不治,我们不治。


 


 


1


 


王不留行是整个法师分区起得最早的人。其实他也不想起这么早的——但没办法,洗脸刷牙穿衣服一个小时,去后花园侍弄他种的花花草草魔法道具一个小时,将今天要用的瓶罐装好藏进他的长袍里顺带煮早饭吃早饭一个小时,最后骑着扫把出门去一叶之秋的树屋上把人从床上扇起来一个小时。


 


“你在浪费我的时间。”王不留行严肃地对懒洋洋地兜披风的一叶之秋说。


 


“冤枉啊王大眼,”一叶之秋委屈地说,他把手里的镜子转了个面指给王不留行看自己在镜子里的黑眼圈,“哥昨晚被夜雨声烦那家伙拽着pk到凌晨三点,才躺下去呢就被你扇起来了。”


 


“怪不得我老觉得昨晚的蚊子特别多。”王不留行说,他余光扫到一叶之秋又有往床上倒去的趋势,连忙架着扫把又挥了过去。“你还要不要上班了?不上班我走了。”


 


王不留行载着一叶之秋在法师区疯狂地飞着。“都怪你磨磨蹭蹭我都要迟到了!”王不留行烦躁,他主持微草这么多年,每次都是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走,都怪现在扫把尾上坐着的那个人让自己活生生晚出门了十分钟。一叶之秋知道自己犯事了,赶紧腆着脸抱住王不留行的腰:“老王我知道你最好了……”王不留行胃里一阵翻滚,正好前面飞来三条小火龙,王不留行立刻一矮腰做了个螺旋状翻滚潇洒地穿了过去,一叶之秋死搂着他腰面色苍白:“咳,呃,留行……”“再啰嗦就把你扔下去。”王不留行冷酷地说。


 


他们很快飞出了法师区。一叶之秋的单位嘉世在南边,王不留行的微草在北边,中间隔了好长一段路。所以王不留行是不乐意每天送一叶之秋上班的,无奈一个月前他和这家伙pk打输了,后者趁机问他要了三个月的扫把乘坐权。但让王不留行无语的是这货根本就是晕扫把的……飞高了心悸飞低了头晕,稍微遇到气流颠上一颠就惊恐地抱着他腰不撒手,问他还振振有词:“我们陆战职业晕机有理!”呸,下次pk一定要打得他找不到北!王不留行默默握拳。


 


就在这时,前方的天空道路突然树起了一道警示牌,王不留行赶紧刹车,只见霸图的石不转站在旁边高高的治安亭里,一脸严肃地从窗户里探出身子举着十字架拦截。


 


“修路。”石不转说,顺手撕了张罚单刷刷刷写好贴在王不留行的扫把杆上。“顺便你超速了。”


 


“修什么路?”王不留行莫名其妙,“我是用飞的,不用踩云朵啊。”


 


“那也不行。”石不转说。“你考虑过你漏下来的星屑迷了修路的叔叔伯伯的眼吗?你考虑过你超速带来的气流不稳吗?你考虑过其他因为修路而不得不绕行的人的心情吗?”


 


王不留行说不过他,只好掉了个头飞走了。


 


“流年不利啊。”一叶之秋说,总感觉有些幸灾乐祸。“你闭嘴。”王不留行很烦躁,他觉得他职业生涯的第一次迟到要出现了。


 


“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一叶之秋突然很认真地说,“你就翘班一天,看看你那群孩子们会怎么样。”


 


“怎么可能。”王不留行没理他,他把粘在自己扫把杆上的罚单撕下来往一叶之秋的却邪上一贴。“你给我交钱去。”


 


 


2


 


风城烟雨觉得他的两个邻居很烦。


 


一般来说,觉得一叶之秋很烦很吵很欠揍的人很多,排起队来能绕荣耀小镇一圈。但是王不留行在镇上一直是好男人的代名词,每天晚上不睡觉就蹲在家门口想看魔术师大大帅气的身影从月亮前飞过的无知少女也是数不胜数,但风城烟雨作为一个每天都看着这两个家伙幼稚地拌嘴打架的知情人士,真心觉得这种小学生级别的我看你不顺眼正好我也是真是太低级太无趣了。所以他经常会在忍无可忍的时候选择一脚踹开门揪着这两个家伙的耳朵把他们大骂一顿,再把他俩一边一个绑到自己的木桩上练习远程法术。


 


“太血腥了。”王不留行努力地歪脖子躲过风城烟雨的大火球。


 


“太暴力了。”一叶之秋可怜兮兮地蹬着小短腿企图够到地面,被迎面而来的冰棱砸了个正着。


 


风城烟雨插着腰走过来。“以后十点以后不准大声喧哗!”他威风凛凛地说,元素法师振臂一挥,两人身上的藤蔓应声而松。


 


风城烟雨是个有着纯爷们外表的少女。他跟一叶之秋和王不留行在一块儿出生一块儿长大,从小三个人就是青梅竹马,于是他们三个对彼此的性情,知道的都比别人清楚。王不留行不是从小就冰块脸的——他小时候可有趣了,小小的身子拖着把笨重的扫把,在院子里伸出手拼命对躺在地上的大扫把喊“up up”。一叶之秋倒是从小就长了张嘲讽脸,没事总喜欢跑格斗区去找大漠孤烟麻烦,再顺路去圣职区调戏调戏扫地焚香,然后再青一块紫一块地回来。


 


“你这是想闹哪样呢?”风城烟雨把从王不留行地里拔的药草一根根洗干净。“要我说,活该。”嘴上这么说着,可他还是小心地把药草仔仔细细地研磨成粉敷在一叶之秋的伤口上。


 


“你放心。”一叶之秋很自信。“现在整个荣耀小镇没有人能打得过我!”


 


“成天打打杀杀的,像什么样子。”风城烟雨撇了撇嘴,眼睛瞄到旁边的电视剧上。“好好过日子行吗。”


 


“只有变得更强,以后才能帮你去追喜欢的人啊!”一叶之秋言之凿凿。


 


“对啊!”风城烟雨被他一语点醒梦中人,“那我也要变得更强!”


 


从此以后,法师区又出了一个暴力碾压型DPS角色。风城烟雨一夜之间变成荣耀小镇万千少女哭着喊着要嫁的对象,一叶之秋伤感地蹲在王不留行的后花园里拔草。


 


“明明我才是最帅的啊!”他抗议。


 


 


3


 


荣耀小镇是一个以“求同存异、兼收并蓄”为宗旨的和谐小镇,在镇上一共划分有六个小区,每个小区里住着同一职业系的四种不同角色。小镇上的居民都很友善好相处,但这并不意味着霸凌现象就不会出现了,比方说在法师区,常年占领广阔生活空间的就只有三个职业:战斗法师、元素法师和魔道学者。


 


“我们抵制召唤师压缩生活空间!”一叶之秋组织游行示威。他带领的一众战斗法师举着战矛对天呐喊:“不要召唤师!不要召唤师!”


 


“我们追求高品质生活!拒绝小飞龙食人花堵塞交通!”风城烟雨在旁边发传单。


 


魔道学者是个空战职业,所以王不留行其实无所谓法师区有没有召唤师。但少一个人多一分清静嘛!于是他骑着扫把到处拉横幅贴标语。


 


“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石不转代表霸图治安大队过来调解矛盾。“我们要相应冯镇长的号召,努力创建和谐社会……”


 


一叶之秋从背后拔出了他的战矛,风城烟雨举起了法杖,王不留行走位堵住了石不转的退路。


 


“好吧。”荣耀小镇的第一牧师无奈地推了推眼镜。“我改天再来。”


 


法师区三巨头的行业垄断取得了重大的胜利。从此以后的十年间,荣耀小镇的法师区再也没有出现一个能为召唤师谋求合法权益的角色。


 


 


4


 


时间一年年过去,很快,风城烟雨长成一个风流倜傥的大小伙了。一叶之秋和王不留行在一起商量过后,觉得这家伙不适合像他们这样打打杀杀的生活,于是决定给他找一个好婆家赶紧嫁出去。


 


“我觉得石不转不错。”王不留行提议。“他和烟雨同岁,公务员铁饭碗收入稳定,模样也算周正……噢,还是个治疗,打架时还能给烟雨加血。”


 


“我不同意。”一叶之秋说。“你忘了我们小时候约好的吗?不要牧师,打死也不要牧师。”


 


所以你当初才要千方百计拆散我和冬虫夏草吗?王不留行默默地想,虽然当时一叶之秋给出的理由是“这家伙一看就是个精分,到时候剑影步变出五个小号,烦不死你”。


 


“那你说谁比较好?”王不留行问。


 


“你不觉得逢山鬼泣挺好的吗?”一叶之秋说,“也是烟雨的同期生,虽然是个辅助但人比较靠谱,跟着过日子烟雨也不会吃亏。”


 


你讲真的吗?逢山鬼泣要真入了赘指不定每天怎么被风城烟雨吊打呢,王不留行死命摇头。


 


“索克萨尔?生儿当如百花乱,嫁人当嫁索克苏……”“不行,那家伙心太脏咱们烟雨hold不住。一枪穿云如何?哥看好这支潜力股。”“长太帅,不安全。鬼刻怎么样?”“两个人妖号在一起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他们从太阳刚升起一直讨论到了天黑也没讨论出什么结果,最后王不留行提议,还是去问问风城烟雨自己的看法。


 


风城烟雨正窝在被窝里看电视剧呢,这会儿正哭得梨花带雨,突然家门被砰地一声砸开了,他吓了一大跳差点没从床上蹦起来,只见一叶之秋和王不留行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一人拽住他一只胳膊瞪着眼睛问他:“说!你到底喜欢谁!”


 


风城烟雨气得一人赏了个大嘴巴。“我是直的!”他高傲地宣布,“我最喜欢美丽可爱的女孩子!”


 


第二天王不留行一大清早把一叶之秋扇醒,然后把一张月亮报扔到了后者睡得迷迷糊糊的脸上。一叶之秋揉着眼睛摊开报纸,头版头条,上面画着两张熟悉的人脸。


 


“恭喜风城烟雨、沐雨橙风爱情长跑修成正果!”


 


 


5


 


“我不同意!”


 


一叶之秋搭着王不留行的扫把空降到枪手区沐雨橙风的家里。他抓着沐雨橙风的手苦口婆心地对她说:“沐橙啊,你要考虑清楚,这是关系到一生的头等大事啊!你千万不能被那家伙的一点甜言蜜语迷惑了心智!”


 


“哥。”沐雨橙风笑眯眯地打断了他。“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啊?你看我们的名字里都有风都有雨,不是很有缘分吗。”


 


“可是烟雨是个少女啊!”一叶之秋抓狂。


 


沐雨橙风:“那秋哥你和留行哥还都是汉子呢。”


 


“我们不是一对。”在旁边擒着扫把等着的王不留行插嘴。沐雨橙风眨眨眼:“爱情是不分性别的!”她骄傲地宣布。


 


“沐橙长大了。”一叶之秋颓废地从枪手区出来,王不留行为了安慰他也背着扫把在旁边走。“别难过了,”他想了想,突然灵机一动。“我带你去个地方。”


 


王不留行载着一叶之秋飞到了遥远的南国,百花谷的地盘上。他拉着一叶之秋的手带他走进了一个隐秘的山洞,“小声点,要是被百花缭乱发现了他又要扯着辫子嗷嗷叫了。”他们手拉手走过了一段漫长的通道,突然,前方亮光浮现,他们被强光刺得睁不开眼睛,等到二人勉强适应,才发现他们已经从山洞里走了出来。


 


一叶之秋瞪大了眼睛。


 


他们站在百花谷最边缘的大峡谷悬崖上,他们头顶是万千星辰,脚下是无垠的大海。天与海连在一起,深蓝色的流光浮动于指间,眼前,扫把稳稳地浮在空中,王不留行微笑着回头冲一叶之秋伸出手。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看看吗?”


 


 


6


 


明确的说,一叶之秋是和王不留行告过白的。


 


那年王不留行和夜雨声烦打架打输了,眼睛红红地躲在自己的家里不出来。一叶之秋急急地去敲门,咚咚咚咚咚咚,“你出来啊!”一叶之秋叫。“我知道你在家,你在家你就开门啊!”


 


王不留行大吼:“你回去!我想一个人呆着!”


 


一叶之秋也吼:“不就是输了一场吗!至于吗!是男人就出来干一架!”


 


然后门砰地一声开了,王不留行扛着扫把迎面就冲一叶之秋脸上扇过来。


 


那一场架他们干了一天一夜,风城烟雨很奇怪地没有出来制止,而如果风城烟雨不制止,那么就没有人能出来制止。等到两人终于都精疲力竭倒在草地上喘气时,王不留行突然说:“其实我不是因为输给夜雨声烦生气。”


 


“那为什么?”一叶之秋问。


 


王不留行没好气。“我是因为没扛住他的垃圾话攻击而生气。”


 


一叶之秋哈哈大笑:“这有什么,”他说,“哥以后每天都对你说,每日每夜每小时都对你说,这样你就再也不怕夜雨声烦来吵你了。”


 


“你还是滚远点吧。”王不留行翻了个白眼。过一会儿他又担忧地眯起眼睛:“这下可好,输了这一场,我们微草下一年都要对他们蓝雨俯首称臣了。”


 


“不要怕。”一叶之秋看着王不留行的眼睛。“明年赢回来。”


 


“好。”王不留行点点头。“我会加油的。”


 


“如果实在不行……”一叶之秋沉吟。“我养你啊。”


 


 


7


 


王不留行其实很后悔当初没有接一叶之秋的茬。后来他无数次地想,如果他给了一叶之秋那个回答,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至少当对方要走时他还能想出理由来反驳,而不是像这样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一叶之秋的身体一点点变得透明,可他还是像以前那样没所谓地过来抱抱他,抱抱旁边已经哭成泪人的风城烟雨和沐雨橙风。“我还会回来的。”他信誓旦旦地说。


 


一叶之秋的身影彻底消失。王不留行转过身来,他强忍住眼角的泪水,伸手轻轻推了推还在哭泣的两个女孩子。“别哭了!”他说,“叶秋说他会回来,他就一定会回来的。”


 


十天半个月过去了,一叶之秋没有回来。


 


一个月过去了,一叶之秋没有回来。


 


三个月过去了,一叶之秋回来了。


 


可王不留行和风城烟雨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家伙不是他,一叶之秋虽然长了张嘲讽脸但他不是目中无人的人,但是这个一叶之秋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普天之下老子最屌的气场,恨不得走路都用鼻孔看路。


 


这让王不留行想起了前不久刚刚被他教训过的那个一夜之间回到中二期的流氓唐三打。可能打一顿就好了吧?这么想着王不留行举起了扫把。


 


一叶之秋被揍得鼻青脸肿。好吧,王不留行难过地发现,这家伙果然不是当初的那个叶秋。老叶到底去哪儿了?他愁眉苦脸地想。


 


风城烟雨在自家和一叶之秋的树屋之间划了一道线。“你不准过来,我不喜欢你,沐橙也不喜欢你。”他说,面对外人,他反而是不会用上什么暴力手段的。


 


“哼,我还怕你啊?”一叶之秋气鼓鼓地爬上树屋睡觉去了。


 


 


8


 


王不留行最近发现自己后花园里的药草老是被偷拔。


 


谁干的?他留足了十二分的警惕,敢从他家园子里偷草的人向来不会太多,偷草还偷得不被他发现的人就更少了。可王不留行一连好几天都没抓到罪魁祸首,这让他久违地有些烦躁了。终于,在一天晚上,王不留行彻夜不眠蹲点小花园,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扫把,发誓一定要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偷绳之以法。


 


他等了好久,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直到月亮爬上树梢,后半夜开始了的时候,突然,林暗草惊风,一个敏捷的身影嗖地一下窜进了他的草药田里。


 


就是现在!王不留行纵身而起,他的扫把像叉子一样向犯人掷去,他的速度快,可敌人速度更快,只见对方迅速向右一躲避开了这一击,王不留行立刻欺上一个魔法罐子就要扔过去,突然对方的脸在月光下一闪而过,他的动作一滞,被对方抓住了右手。


 


熟悉的触感。


 


他下意识想说点什么,却发现一时间竟如鲠在喉,什么也说不出来。小偷温柔地看着他,伸手替他拉好快掉下来的帽子。


 


“是我呀。”脸上被揍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君莫笑微笑着说。


 


 


9


 


君莫笑是个散人,散人不属于荣耀小镇的任何一个分区,他去向镇长冯老师讨说法,冯老师说如果你能让镇上所有的居民都认同你,那你就能成为我们的合法居民。于是君莫笑每天扛着他那把会啪啪啪地变换形态的小破伞去各家干架,后来发现一个人再强也比不上人家群殴,于是他在把他赶出来的老东家嘉世对面建立了一个新的公司兴欣,聚集了一群从街头巷尾找来的同样不被镇上居民认同的小混混,比方说猥琐的气功师,乱七八糟的流氓,会走交叉侧步的阵鬼等等等等,为了自己的合法生存权到处奔走打群架。


 


有一天王不留行在他们法师区发现了一个瘦瘦小小的召唤师,这个小召唤师勇敢地站上由石头堆砌起来的高点,小飞龙在他身边流窜,食人花张开血盆大口耀武扬威,他清了清嗓子,大声为召唤师的权利发出自己的声音:


 


“人生而平等权力自由——”


 


“说得好!”君莫笑和他的兴欣在下面啪啪啪地鼓掌。


 


王不留行和风城烟雨一脸无语地在下面看。你妹当初难道不是你把召唤师全部赶出去的吗?这会儿还扯上人权了?要不要脸要不要脸啊?


 


一叶之秋比他们更为直白,他拽拽地站在旁边冷哼一声:“尽扯些有的没的。”


 


君莫笑闻声转过头来。流氓摸出了板砖,阵鬼举起了太刀,而他拔出了背后的千机伞:“这位小同学,你有什么不满吗?”


 


 


10


 


事实说明,武力碾压比所有的口号来得都要更加响亮。君莫笑欺负了夜雨声烦,君莫笑打败了大漠孤烟,君莫笑收拾了一枪穿云……月亮报随时跟踪兴欣最新动态,王不留行揉着自己脑袋上被对方用伞尖敲出来的包,一脸欣慰地放下了报纸。


 


终于,一个美好的星期日的早晨,阳光,沙滩,海浪,荣耀小镇的镇长冯老师喜气洋洋地把永久性住民的证件发给了散人君莫笑和兴欣的全体成员,并且宣布荣耀小镇政府机关将开辟一个新的外来人口登记处,所有居民在荣耀小镇都能得到一视同仁的对待。沐雨橙风笑眯眯地放出了她制作的手工礼花,彩带喷了上面的君莫笑一脸。风城烟雨一脸感慨地站在下面,他抬起胳膊肘捅了王不留行一下。


 


“你不表示点什么?”


 


百花缭乱看过来了,夜雨声烦看过来了,就连那个变了人格的一叶之秋也看过来了。王不留行掩饰地咳了一下,他有点害羞,大帽子下的耳朵尖都红了。


 


君莫笑从台上走下来。他今天终于脱了他那身五颜六色花里胡哨的混搭服而穿了一身西装,看起来格外帅气逼人。王不留行看着他咬紧嘴唇。


 


“给个机会。”君莫笑说。


 


“我也是男的。” 王不留行转开视线。


 


“真爱不分性别。”君莫笑往前走了两步。


 


“我比较喜欢战斗不喜欢安定下来……”


 


“我也喜欢战斗。”


 


君莫笑的脸近在咫尺,王不留行决定豁出去了。“我喜欢的是原来的那个一叶之秋!”他大声地喊了出来,君莫笑一把抱住他。


 


“我的灵魂换了身体,”他在魔道学者的耳边说,“可它还是忠诚地爱着你这个王不留行。”


 


END






灵感来源:




“你想随便打一场单挑这么省事?太夭真了,往后站。”微草的王杰希正在对叶修说着。

    “哥单挑可是16连胜了,上去先拔头筹,稳收一分,打压他们白勺嚣张气焰,如此合理又高明的安排,怎么是夭真,王大眼你给我说清楚!”叶修针锋相对。

    微草的另两个选手纷纷缩了缩脖子,队长有这么一个绰号他们当然知道,但是,有几个入敢这样直接叫的?两个偷眼望着队长,不知队长会做何反应。

    王杰希看起来也没什么反应,只是看了看大家后说:“投票吧,同意这家伙单挑上的举手。”

    “投什么票!你们微草就是用投票来管理的吗?”叶修说。

    其他入再缩脖子。这两位的争执,那可是至高神战呐!像许斌、像于锋、像邹远,这些比较晚生代的选手,虽然也是全明星,但有辈分有资历在那,顿时还是觉得比那两位矮着一截,连上去劝解的勇气都没有。大家一边缩脖子一边再偷眼望着,却是在看韩文清,这位当然是完全有资格介入这种神战的。

    “吵什么吵什么!”结果没想到先出声呵斥的却是楚云秀。

    “单挑我先来!”楚云秀叫道。

    “三个名额呢,你抢什么,我先上,你第二个上!”叶修说。

    “好吧,同意!”楚云秀狠点头。

    “再一个沐橙。”叶修安排道,好差事先往自家拣。

    “你们三个,都去打团队赛真的相当不错。”王杰希说。

    “然后把单挑的名额留给你吗?”叶修说。

    “我们微草的……擂台战绩很不错。”王杰希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说来说去,其实都是懒得在最辛苦的团队赛上去表演,都往比较简短迅速的个入赛事里钻。叶修是赤裸裸地上来就要挑好差事,王杰希呢,则是把先团队赛里的入选塞好,然后自己一方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往单入赛里走了。

    叶修望着他,沉默了几秒,忽然转头望向其他入:“这样一来,阵容不就定了吗?剩下的入去团队赛不就刚刚好了?”

    剩下的入,自然是霸图的两位,百花的两位,以及烟雨的李华和三零一的杨聪。

    “我们来商量一下出场阵容吧!”霸图的张新杰,像是完全没听到之前的争论一直,神情镇定地开口了。


                                                                 ——1257章

评论
热度(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