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嬴淮 字冰青/owQlate,是一只猫头鹰。坑多圈杂但有666的光速回圈技能,目前沉迷史向三国|・ω・`)

【高亮】转载的都是自己喜欢的图文,仅作收藏用,如有不妥请私信我删除。

★坐标废都(古都)//日本語を勉強している//半吊子章手//业余校对//jk娘//话废满级


「永远的王,最亮的星,至高的魔术师,
愿做星辰伴你左右,愿似星光许你不朽。」

【喻王】吟游诗人

少年郎。:

尝试一下新文风,事实证明我是不适合的- -


海王子X吟游诗人


 


 


 


王杰希的竖琴在风中停止了震动。


“英俊的吟游诗人,你要去往哪里?你要去那无人的小岛还是去往平静的村庄又或是令人愉快的集市?”


“我去心指引的地方。”


回答了风的问候,王杰希继续前行倾听各路旅人的故事,他听水手讲他与海浪搏斗的场景,听海鸥讲述他与飞鱼的美好友情,听女爵说她不爱肤浅的王位,他四处游走一路伴随着歌声,白天他唱玫瑰被阳光染得愈加鲜艳的花瓣,夜晚他唱孤单落泪的秋蝉,遇到渴望爱情的姑娘他唱她飘逸美丽的裙摆,遇到年轻的小伙子他唱他勇敢无畏的心灵。


在吟游诗人悦耳的歌声下,小草冒出新芽,花儿纷纷簇拥在诗人的脚下,野蛮的野兽不再争斗,疲惫的旅人也跟着节奏打着拍子露出笑容,诗人背着琴和知了嬉戏了整个夏天又看着绿树穿上红嫁衣。


诗人是天生的浪漫主义者,他喜欢歌唱美妙动人的爱情,他拨动琴弦讲述骑士救下王子讲述公主被勇士吻醒…


“那么浪漫的吟游诗人,你的爱人在哪里呢?他是沉睡在阴暗的海底还是漂浮在广袤的天空?”


王杰希摇摇头,溪水的问题他无法回答,诗人再次抬起手指,伴着蝴蝶的翅膀弹下一首首爱情的悲歌。


他走过密林深处也走过断垣之下,诗人最终在海边停住了脚步,这是一片乐土,水面清澈的可以看到水银色的游鱼,风中都带着流浪的味道,老船告诉他对岸灯火的繁华,贝壳一张一合留住他被遗忘在远古的传说。


遇到海王子的那天,诗人正坐在海岸看着夜空为星星写一首闪烁的诗,海王子踏着浪出现在他面前伸出右手。


“我是海王子喻文州,你的歌声和故事是那么动听,就连海底的珊瑚都不禁为你而舞蹈,在你的歌声中,心里的野兽都可以被驱逐山林都可以被斩除。”


海王子有着比羽毛还柔软的笑容,眼睛就像蓝色的一面海,掌心比夏天的夜晚更加温热,诗人握住了那只手,感受着散落在手心的温柔,拨动琴弦为海王子唱了一首独属于他的海洋之歌。


在和喻文州相处的夜晚中,王杰希的竖琴逐渐被他遗忘,两人声音的合奏是那么动听代替了一切乐器。


世间万物都给了诗人灵感,两人望着星星的轨迹,倾听来自林间的低语,王杰希在喻文州耳边说悄悄话一样讲述女巫的新帽子,喻文州说他愿意为诗人寻找海中央最珍奇的宝物,他们见证了踌躇满志的老船出航也帮贝壳赶走想要破坏它的幼童,他们在螃蟹的住所旁拥抱对方的身体,他们在波涛的翻滚声中亲吻彼此的脸。


在一起的时间比流星划过还快,到了在退潮时,海王子却不得不离开,他是那么不舍,抚着诗人的脸一遍遍重复让他不要离开,否则海王子的眼泪将把整片海洋填满,海鸟的叫声也将满怀悲伤不再动听。


看着海王子的背影王杰希也并不寂寞,白天他坐在礁石上弹着竖琴,愿能找到一阵大风把他的思念吹到海王子的耳中,他哼着一首歌等着日落等着他的爱人出现。


夜晚是属于爱人的,两人沿着波涛汹涌的海边缓步前行,海王子和着诗人的七弦竖琴,歌唱诸神的赞美诗,两人的琴声歌声盖过了海妖的叫声。


“我是海中白浪,


你是岸上银沙,


虽然我受月光牵引,


虽然我非为你而来,


但诗人,我愿将你卷入我怀中,与我融为一体。”


海王子念着情诗,在月亮和汪洋的注视下和诗人紧紧相拥,月亮露出笑容收起自己的光芒使它不至于喧宾夺主,汪洋也让自己平静下来,不忍让海浪的声音打扰到这对恋人。


爱情是如此的美好,它胜过最华丽的珠宝胜过无数人渴求的至上皇位,它比最坚硬的钻石还要坚不可摧比最古老的法典还要永恒持久,爱情让国王甘愿封了边境,让商人放弃财富,让一切都黯然失色。


看着他们相爱的老船和贝壳都由衷祈祷他们的爱可以超越星辰的闪亮,他们的爱可以比月更明比海洋更深厚。


“我的诗人,请为我唱满二十首情歌,那时我就会回来。”海王子说,像渴水的鱼一样吸取着诗人身上的气息。


等待的过程中,诗人在自己心中盖了座花园,他把和喻文州看过的天空中的浮云悠悠种在里面,把和喻文州踩过的海上的波光粼粼种在里面,把退潮时和喻文州的亲吻拥抱种在里面,花园的树长得枝繁叶茂,花园的花各呈异彩,不知不觉中就组成了一座思念的游乐园。


【等你像一次酒后狂欢灿烂都是敷衍,等你像一只美丽蝴蝶太久都会枯萎…】


情诗写到二十首,诗人唱了最后一首绝望的歌,然后收拾行囊离开海岸,继续他的旅行,他仍然还在继续歌唱,只不过他不再在山头远眺不再在溪边低饮不再在树下为蜻蜓讲述少女与少年的懵懂恋情,他走过千山万水却不再流浪,他知道他的家之所在。


“善良的吟游诗人,你找到你的爱人了吗?他是什么样的人呢?”


吟游诗人想回答他的爱人是花园里永不凋谢的花朵,是冬天洁白无瑕湮灭踪迹的大雪纷飞,是蛰睡了一世纪后的突然惊醒…


但王杰希在听到对方的声音时,他停下了脚步,回头对上了一双蓝眼睛,喻文州用他白皙的手臂勾住诗人的脖颈,用最小心翼翼的力量贴上王杰希的唇,在双唇相触的一瞬间整个树林都发起了欢呼。


竖琴掉在地上无人理会,诗人没去问海王子是如何找到他的,因为…


“我受心的牵引。”


 


END

评论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