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嬴淮 字冰青/owQlate,是一只猫头鹰。坑多圈杂但拥有666的光速回圈技能,目前沉迷梦间集|・ω・`)

【高亮】转载的都是自己喜欢的图文,仅作收藏用,如有不妥请私信我删除。

★坐标废都(古都)//日本語を勉強している//半吊子章手//业余校对//jk娘//话废满级


「永远的王,最亮的星,至高的魔术师,
愿做星辰伴你左右,愿似星光许你不朽。」

【喻王】猫

冰糖雪梨:

 @喻王深夜60分 


 今日关键词:


 


王杰希是只猫。


当然,他更愿意作为一个人活着,不然他也不会舍弃猫的形态和名字(那是个人类辨认不出差别的猫语音节,在此不作赘述),变成北京居民,荣耀选手王杰希。


有时候,他也会有想要跟亲近的人坦白的冲动。比如有一次,他认真地给一只猫指路之后,回头对目瞪口呆的刘小别和高英杰说:“这是我远房表哥。”


说完他面无表情地回过了头,以猫科灵敏的听力听到刘小别悄悄对高英杰说:“队长的中二病又发作了。”


时间长了他也不再执着 。就像看小说一样,作者写了“主角是只猫”,读者看到了也只会“哦”一声,然后把书翻到下一页。王杰希是只猫,这跟他是狐狸,是天师,是宰相也没有区别,不过是一个增加时髦值的设定而已。这些设定不能让别人成为王杰希,也不会让王杰希变成什么别的人。


不过对于某些特定场景来说,这个设定还是有意义的。


 


“喻文州,等等……喻文州!”


“怎么了?”喻文州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脸色实在是不太好。也难怪,毕竟没有一个男人愿意在把对象按在床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突然被喊停。被他按在床上的对象,同为男人的王杰希当然也不好受,但他有不得不在脱掉裤子前说清楚的事情。


“喻文州你听我说。”王杰希满脸严肃地说。“我其实是猫。”
“……”喻文州表情无奈。“杰希,你能不能不要在这种时候中二病发作。”


“……我没有。”王杰希闭上了眼,睫毛轻颤的样子让喻文州心动不已。但是他的注意力马上就被别的东西吸引了——一条比手臂略细的,毛茸茸的猫尾巴,悄悄地缠上了他的手腕。


“咦?”


王杰希眨了眨眼,在他微卷的头发间,一双带着细软绒毛的猫耳跟着动了动。


“咦?!”


“这样你相信了吗?”王杰希的眼睛颜色也变淡了,琉璃珠似的看向了喻文州。


喻文州若有所思,伸手在猫尾巴上捋了一把。王杰希一声闷哼,圆圆的瞳孔缩成一条细线,脊背绷成漂亮的弧线,原本紧缠住喻文州的尾巴却软了下来,无力地落到了喻文州手里。


喻文州见状变本加厉,张嘴含住了手里的尾巴尖,专注而虔诚地舔舐着,一双桃花眼笑盈盈地看向王杰希,像是在咬着什么别的东西。猫咪的尾巴非常敏感,王杰希连呼吸都打着颤。等喻文州终于放过那条可怜的尾巴,王杰希的另一条尾巴也早就湿了。


喻文州满意了,放开了王杰希的尾巴,伸手去解自己的裤子。


“不是,等等。”王杰希喘息着,伸手按住了喻文州的手。“我有点担心……”


“嗯?”


“要是等会做到一半,我维持不住人形,那就。”


“哦……”喻文州脸色微变,想象了一下,觉得画面有点可怕。


“所以我们不做全套,行不?”


那是万万不行的。喻文州不着痕迹的加快了手里的动作,把自己和对方的裤子扒掉之后,就直接把人不断挣扎的双手按住了:“先试试吧,不行再说。”


可是十分钟后,王杰希觉得果然还是不行。


喻文州正在王杰希胸前吮着,突然眼一花,只见一道灰色的影子飞快地钻进了床底。他一下没反应过来:“杰希?”


王杰希的声音幽幽地从床底传了出来:“咱们还是算了吧。”


“王杰希,你真是。”喻文州哭笑不得,下了床,对着空荡荡的大床耐心地说:“咱们总不能一辈子不做吧?”


没有回音。


“总得试试啊?”


装死。


喻文州被气笑了。“杰希,你不出来我可进去了。”


……


喻文州弯下身子,身上敞开的衬衫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一只挪威森林猫从衬衫底下钻了出来,施施然走进了床底。很快,床底的暹罗猫发出了凄厉的叫声,但没多久他的叫声就柔和下来,像是春天常常听到的猫叫那样。


此起彼伏的猫叫在半小时后终于停了下来,暹罗猫和挪威森林猫一前一后地从床底出来,跳上了被冷落的大床,变成了两个男人。


“你可没告诉我你是猫。”王杰希疲惫地说,脸上带着不自然的潮红。


喻文州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你现在知道了。”




fin.




好正直的污文


 



评论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