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嬴淮 字冰青/owQlate,是一只猫头鹰。坑多圈杂但拥有666的光速回圈技能,目前沉迷梦间集|・ω・`)

【高亮】转载的都是自己喜欢的图文,仅作收藏用,如有不妥请私信我删除。

★坐标废都(古都)//日本語を勉強している//半吊子章手//业余校对//jk娘//话废满级


「永远的王,最亮的星,至高的魔术师,
愿做星辰伴你左右,愿似星光许你不朽。」

【喻王】恋爱脑part2

西南偏北:

殿堂级唱将喻撩撩出没




来b市之后的日子,喻文州决定定义为“度假”。


他过来的事没几个人知道,蓝雨众大多只了解到队长想回老家结婚的程度,更别提交际更浅的朋友。所以他在b市过得悠闲得很,谁也用不着应酬,早上赖个床,中午犯个困,下午打个盹,晚上干点有益身心的事解解乏就能睡了。


喻文州在此期间只见了一个人,就是坐镇b市荣耀本部的冯主席。季度休息期中的老干部闲着无所事事,扯着他下了半下午的棋,末了还倾情演绎了段二胡独奏的空山鸟语。


一直到出门,喻文州脑袋里还挤满着各式各样风情万种的鸟,冷风灌进袖口领口,禁不住打一个喷嚏,才回了点神。


找了个避风的地方把风帽扣上,喻文州在口袋里摸了摸,又拿出个口罩。


口罩是王杰希给的。喻文州第一次参观他的口罩柜时很震惊了一下,有听说男人喜欢收集内裤的,收集领带袖口的,收集枪和邮票的,没想到还会有人喜欢收集口罩。而且种类样式区别还挺大,有儿童简笔画涂鸦式,也有画着血盆大口或者白眼翻天的嘻哈风。


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之后,喻文州给王杰希打了个电话。


“完事儿了?”那边很快接起来。


“嗯,”喻文州听见关门的声音,问:“你不是在微草?”


“正准备去,英杰说有点事儿。”


喻文州皱皱鼻子,北方的冬天太干燥,让他有点不舒服:“那你去吧。”


“你呢?”


“太冷了,本来想走回去的,现在看看,还是得叫辆车。”


“我去接你。”王杰希说。


“你顺路么?”


“顺。”


“从家到微草离这儿差了得有三环吧?你以为我不知道啊。”喻文州笑着说。


“说顺就顺,哪那么多话。”王杰希说完把电话挂了。




王杰希到的时候都快过去半小时了,也幸好不是高峰期。


百无聊赖的青年靠在荣耀本部的门口玩手机,两条长腿支伶着。遮了大半张脸的口罩上画只笑得贱兮兮的猫,嘴角咧开扯到耳朵根部,每边各有三根胡须。


王杰希扣扣窗,喻文州回过神来,露在外面的眉眼立马笑弯了。


用最快的速度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座上,喻文州长长吐了口气:“你再不来我手机都要没电了。”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发动车子,说:“怎么选的这个。”


喻文州“嗯?”了声,突然意识到了,把手放在脸颊边比了个猫招财的动作,笑着说:“挺可爱啊。”


“是挺可爱的。”王杰希看着他点点头。


喻文州把口罩摘了,认真的叠好放回口袋,心情很好的哼着歌。车里开足了空调,整个人感觉轻飘飘的,要不是安全带束着他能飞起来。


过了会,王杰希说:“盯着我看做什么?“


“从家到这儿,到这得绕三个高架。”喻文州说。


“你又知道了,”王杰希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就为这事儿你乐到现在?”


喻文州靠到车背上,转头望了望窗外:“哎,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就是觉得,被人全心全意爱着的感觉,挺不错的。”


王杰希停了停,也笑了起来。


“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吧?”


“喻脑补你真没救了。”


半路路过个广场,正在做年末促销,五颜六色的横幅拉得到处都是,正中央竖了个巨型大音响,先是播了几条打折信息,后面放起音乐来。


喻文州脑袋里长出了朵小云彩,跟着音乐哼哼:“love me like you do,lllllove me like youdo~touch me like you do,ttttouch me like you do~”


“……”


“oh baby open your heart~doyou want me too~”


“……”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王杰希笑不下去了,忍无可忍的说:“你走开点,谢谢,压到变速杆了。”




从荣耀本部到微草的距离还真挺远,喻文州后来又和他分享了冯主席的独家二胡独奏录音,导致之后王杰希脑子循环播放的都是弹棉花和baby love me,简直有点后悔去接他。


车开到微草大门前,被开门的大爷拦了下来,按规定非微草成员出入都是要做记录的。


喻文州换了个坐姿,气定神闲的任看门大爷审视。


“您是?”


“我是喻文州,大爷您不玩荣耀可能不知道,”喻文州微笑着说:“可以上网查一下,能查到我的。”


大爷果真去查了,回来之后眼神变得有点不一样。


“原来你是王队的……”


喻文州矜持的点了点头:“没错,家属。”


大爷把宿敌俩字咽了回去。


王杰希从后座拿了袋饺子,隔着车窗递给大爷说:“昨儿个包的,陈老也尝尝。”


那饺子个个都有小婴儿的拳头大小,莹白的皮上隐隐的透着肉馅的青色,大爷乐呵呵的接过去:“前几天我家老婆子还在问,今年王队会不会也包饺子呢,吃一次就忘不了了。”


王杰希笑了笑说:“也就这点拿得出手的。”指了指喻文州:“这位是蓝雨的队长,今年也在这边过年,有人问的话就说是我带进来的。”


大爷连声说好,按了开关把两人放了进去。


喻文州把王杰希的大包从后座拿过来,笑着说:“你这几天可得对我好点儿,我现在是微草队长盖章罩着的人了,随时可能有小情绪。”边说着边拉开包的拉链。


往里一看,存货还挺丰盛,装了十几个小袋的饺子,每个都贴了个星星形状的标签,猪肉的,胡萝卜的,韭菜的分门别类码的整整齐齐。


半晌没说出话。


“怎么了?”王杰希问。


“我才知道你每年都给战队包饺子。”喻文州叹了口气。


小情绪说来就来,王杰希不清楚他这又是被戳到哪个点了,只能端起高深莫测的表情没答话。


“你都没给我包过饺子……”


“上次和小高聊天,他说你还给流浪猫烤过猫饼干。”


“你也没给我烤过饼干……”


王杰希觉得自己心也是挺大的,十分镇定的把车开到了停车场。


熄火,拉手刹。


伏过身去,拉着喻文州的衣领把他压在座位上,用有点想把他咬死的力度在唇上亲了口,问:“那我对其他谁这样过?”


喻文州被他偷袭了一下,愣了片刻,摸了摸嘴。


过了会,后知后觉的笑开了,笑容渐渐变大,整个眉目都亮了起来。


“别傻笑。”


王杰希坐了回去。


喻文州乐得停不下来。


“喻文州!”


王杰希抬高了点音量,自己却没忍住也笑了。


“不笑了不笑了,”喻文州拍拍脸,想把那点怎么都挡不住的笑意拍掉:“哎!太不人道了,大过年笑笑都不行。我笑起来很好看的,出去买个葡萄都多给我几颗呢。”


“能是一回事么?”


“怎么不是一回事了,我看见你我心情好,就想笑,爱就是这样简简单单没有伤害~”


眼看着他又要唱起来,王杰希果断的下了车。


喻文州跟着下来,怀里还抱着他的一大包饺子,扬声问:“那这个是直接带过去?”


王杰希点点头:“你先过去吧,我回趟宿舍拿点东西。”


喻文州说:“我跟你一块去。”


“我很快,你先过去,从地下通道走。”


王杰希回忆了下早上的场景,这个娇气的南方男人,在外总是很光鲜亮丽,围巾配饰都配得优雅得宜,时刻走在季节前沿的样子。


实际上一点都受不了冻,刚来没多久的时候喻文州和他说手疼,他没当回事,照旧拉着这个冬天就恨不得要冬眠的懒人一块出门跑步锻炼,结果没多久,喻文州的手上就往外蹦了几个红彤彤的冻疮,矿泉水瓶都拧不利索。


得亏不是在比赛期间,要不蓝雨队长能一举突破自我,创下联盟手速新低。


给他抹了好几层护手霜,哼哼唧唧了一阵子,好歹养好了。之后没什么特别事儿王杰希不让他出门,省得蔫了吧唧的回来。


麻烦精。




喻文州顺着地下通道走进微草大楼,这是他第一回来,不过训练楼的安排大致也就那样,加上问问人,很容易就能找到训练室。


训练室的门紧闭着,里面安静静的,照理说这个时间点虽然应该有人回家过年了,但也还是会有人选择留下来训练的,没道理这么安静。


喻文州拉开门,黑灯瞎火的训练室突然噼里啪啦的亮起灯,然后在各式拉花喷响的声音里,一干人齐齐高喊。


“祝队长新年快乐!!”


“……”


“我靠,等下这不是队长。”


“这是蓝雨的……”


喻文州愣了半秒就反应了过来,笑眯眯的回:“你们也新年快乐。”


一干小年轻面面相觑,都有点手足无措,刘小别在嘴巴上画了个叉:“这要让粉知道我们叫蓝雨的队长队长,一定得吃了我们。”


柳非抱着手臂:“就说别玩惊喜了吧,还认错人了。”


训练室摆电脑的桌子被移开,中间清出个空地,把几张桌子拼成一个长条的餐桌,桌上摆了满满的一桌菜,还在热腾腾的冒气。


“惊喜是吧?能不能让我也加入。”喻文州把包放下,随手拨了下堆在一起累得高高的礼物盒:“挺有心的。”


高英杰笑着问:“喻队怎么在这儿?”


“来过年啊。”喻文州说:“你们队长没和你们说?”


“没有……”


喻文州不动声色的笑了笑,没接话。


他心里突然蹦出个小人,拎着小皮鞭站在王杰希对面,吊着嗓子喊:“这么好的对象你也不出去宣传宣传?”


Q版王杰希说:“我金屋藏娇啊。”


Q版喻文州丢了皮鞭,喜滋滋的说:“那你可得好好的藏上一辈子。”


两个三头身小人深情相拥,背景音乐响起欢乐颂。


哎,不能让王杰希知道。


要是知道了估计回程机票都不用买了,一扫把就能把他扫回g市,不带缓冲。




关于微草有个笑话。


有记者在路上遇到了个微草粉,说:“你们总是对着魔术师喊万岁,是不是把他当成皇帝了啊?”


微草粉很气愤:“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这是封建思想,太不应该了!…………他明明是天神!是我的太阳!是带来光的普罗米修斯!!”


微草的气氛,虽然没到山呼万岁的地步,不过也差不多了。要是在古代,什么生杀予夺,什么一手遮天,什么权倾天下,形容王杰希都不够看。


那真的是所有人倚靠的支柱。


虽然他没有大翅膀,也不能带来光,只能带些亲手做的胖胖圆圆的饺子。


喻文州把饺子让人拿去煮了,坐在一群小年轻中间帮他们看礼物。


“这套紫砂壶不错……扭来扭曲挺有意思。”


“面具是从哪里买的?风格,嗯,比较跌宕迷离。”


“这个……”


喻文州翻了翻手里的相册,整整一册的砖头厚度,装满了王杰希的照片。大多是指导训练的场景,也有些单人照,充满小日常的生活气息,看书,喝水,喂猫,晒太阳,听音乐,给窗台上的薄荷浇水……


喻文州靠着这些照片想象着那些自己没能参与的时光,不觉悠然神往,没了声音。


“这个是大家一块送的,”高英杰有点不太好意思的挠挠头:“不知道队长会不会喜欢。”


他喜不喜欢我不知道,但是我很喜欢。喻文州边翻边想。


几个小队员讨论半天,觉得刚刚那个惊喜的开头虽然乌了个龙,但实际效果挺好,预备王杰希来的时候再来一次。


于是分成两拨,一部分人出门再去买点喷的香槟和拉花筒,另一部分留着打扫卫生。


喻文州在房里转了一圈。


想了想,忍不住又坐回去看那本相册。


其中有一张他特别喜欢,还是第三赛季的时候,刚刚出道的王杰希坐在微草大院里的老槐树下吃西瓜。


喻文州听他说过,那是将近三十年的老槐树了,枝繁叶茂,树上住的雀能叫上一整天,让树下的人看起来嫩得像是风里摇摆的一株小草。


有过路的小流浪猫好奇来讨食,王杰希挖了个西瓜心放在一边。


画面就定格在年轻魔术师的清瘦背影和小猫粉色的舌尖上。


喻文州在那黑色的小脑瓜上弹了下,轻声道:“平生第一次做贼就为你了。”




之后重整现场,等王杰希推门进来的时候,喻文州也拿了只拉花,夹在一群人中间,笑着祝他新年快乐。


王杰希表情没变,可以说是很淡定很理智的道了谢。


但是他这天吃了很多菜,还喝了点酒,没提大家把训练室弄乱的事,也没板起脸催促人去练习。他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上,被大家围着,温和的回应每一个人,看起来安稳又幸福。


回家的时候月色很好,两人索性不开车,沿着河慢慢散步回去。


王杰希说:“其实我刚进去的时候吓了一跳……以为他们在给你开欢迎会,还想你适应得挺快。”


喻文州笑了:“我挖谁也不能挖你墙角啊。”之后飞快的小声接了句:“反正你带着拖油瓶比较不容易有情敌。”


王杰希没听清,“嗯?”了一声。


喻文州说:“没什么,小高他们都很懂事,你也用不着那么操心。”


王杰希很怀疑的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儿瞒着我?”


“没有的事!”喻文州说。


“那就是有了,都写在脸上了。”


喻文州停了下:“那你看看我最近有没有桃花运?”


“到底什么事儿,你告诉我,我还能帮你想想办法怎么弥补。”


“哎!”喻文州转过头去笑起来:“你太烦了,自己猜去吧。”


雪细细的开始下,路灯把两人的影子拖长。


北方的冬天依旧很寒冷,但是交握的掌心却微微的出了汗。


喻文州轻轻哼了个调子。


“夏天夏天快要过去留下小秘密,放心底放心底就不告诉你……”



评论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