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嬴淮 字冰青/owQlate,是一只猫头鹰。坑多圈杂但拥有666的光速回圈技能,目前沉迷梦间集|・ω・`)

【高亮】转载的都是自己喜欢的图文,仅作收藏用,如有不妥请私信我删除。

★坐标废都(古都)//日本語を勉強している//半吊子章手//业余校对//jk娘//话废满级


「永远的王,最亮的星,至高的魔术师,
愿做星辰伴你左右,愿似星光许你不朽。」

【喻王】百闻不如一见钟情

可爱死辣!!!!!!

少年郎。:

发烧烧傻了之后的产物…


 


 


 


王杰希今天早上有些心不在焉,不在状态。


所以他才会连自己丢了东西都不知道。


“那个,先生,这是你的钱包吧?”站在车站等车的王杰希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回过头看,一个青年正朝他走过来。


“嗯?”王杰希摸了下口袋,才发现自己今天是太大意了“谢谢您了。”


“小事而已,没有钱包会很麻烦吧。”


“是的,有很多名片在里面。”


“那更要小心了,诶?您也坐这辆车吗?”


“嗯…”


“我才刚搬来这边,还没公交卡…”


就在后面的青年找零钱的时候,王杰希已经被人群挤上了公交车,再回头想建议对方明天早十分钟赶上一班车时,却再不找到青年的身影了。


 


王杰希最近有很多烦心事,首当其冲的就是他的好友叶修。


叶修这几天一见到他就必然会用一句【朋友,你听说过喻文州吗?】来打招呼。


在王杰希想象中,叶修嘴里和他特别情投意合的朋友大概就该是有天赋有工作能力但下限有限心挺脏的那种,即使叶修无数次强调那个喻文州有多么多么温文尔雅平易近人,但王杰希的脑海中还是就浮现出一个戴着眼镜一推就闪道光的衣冠禽兽的形象,这个安利他不是很想吃。


于是王杰希又重新摊开了文件,叶总监,私人话题就告一段落了吧,我们来谈谈工作。


即使王杰希没什么意愿和对方见面,但叶修却仍然孜孜不倦地给他们制造相遇的机会。


看到叶修又一次独闯他办公室时,王杰希忍无可忍了,这都赶上包办婚姻了。


“大眼这周我…”


“不去。”王杰希脾气上来了,看叶修有赖在他办公室不走的趋势,他自己先拎包走了。


但最后叶修的面子他也给了,周末不情不愿地开车过去了,进了包厢,叶修和他另一个好友黄少天都冲他抬手一乐,而被夸成G市第一美男的喻文州却还不见踪影。


直到三个人都酒足饭饱传说中的喻文州也还没来,黄少天接了个电话后抱歉地说,喻文州飞机晚点了,不过晚上可以一起去唱歌。可到了晚上王杰希却有事了,喻文州来了,他就走了。


工作比相亲可重要多了。


工作,自从和前任分手后,王杰希就一直沉迷于工作,


“王杰希,你除了工作还在乎什么?”


前任的声音突然在王杰希耳边响起,对这个责问他无话可说,他那时候确实一直都忙着工作根本不着家,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公司,对下属的关心似乎都超过了对前任的,完全顾不上关心对方每天的生活。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王杰希都觉得自己真的除了工作什么都不上心,或许他真的不适合谈恋爱,只适合一直当个工作狂。


 


但现在王杰希想他错了,至少他就很在意刚才的那个捡他公交卡的青年,甚至一路上他都在车上东张西望地寻找着对方的身影,


对方穿着一件很干净的白衬衫,感觉很舒服,和别人讲话的过程中都会带着笑意,王杰希回想了一下刚刚两人的对话,简单的几句话却让他回味了好几遍。


很快,公车到站,王杰希下车了,然后在不远处他看见了刚才那个人,王杰希想自己要是直接上去搭讪会被当成变态,好在两个人的路线相同,于是他只不远不近地跟在对方身后。


好像个跟踪狂,王杰希这样想着的时候手机突然震了。


在他一晃神的时候,那个人的身影突然就消失了,王杰希看见手机上叶修发来说喻文州搬来B市的信息后,不禁对喻文州这个名字又多了几分怨念。


 


“小心,你的手机快要掉出来了。”


“阿谢谢!”


喻文州转身,是刚才丢钱包的人,他穿着一身西装,手里拎着公文包,另一只手握着手机,喻文州从刚才坐车时就想,这实在是很出色的一个男人,比自己稍微高一点,头发稍微有些凌乱,身材挺拔,五官轮廓很好,只是有一双明显到令人印象深刻的大小眼。


 


说到大小眼喻文州想起了最近很烦的一件事,他的同事黄少天这几个月一直致力于为他牵线搭桥。


他知道黄少天是为了他好,他刚和前男友分手,对方的分手理由在喻文州看来很无理取闹,他说喻文州脾气太好了,而喻文州对每个人都那么好,黄少天听了在他面前为他忿忿不平了好久,最后说算了文州我给你介绍个特别适合你的人。


在黄少天的描述里,王杰希是【他眼睛一只大一只小真是独一无二特别神奇对吧?我每次都只敢看他的侧脸,哎呀太可怕了!哦不过他特别博学多才什么易经八卦看相算命他都会,我和他每天晚上都能聊好久呢…】,最后对于王杰希,喻文州只想象出了个大小眼神棍的样子,以及能和少天聊得来一定也是个话唠。


综合起来,喻文州笑着摇摇头“还是算了吧少天。”


喻文州对他的前任倒也没太多不舍的情绪,毕竟在交往中他也没什么心动的情绪。


他对另一半的要求一向不苛刻,不需要长得多好看也不需要事业出类拔萃,只要人好相处他就能接受,但在喻文州内心深处,他还是渴望会有一次一见钟情。


他本来应该有无数机会认识王杰希的,可也许是上天的旨意,他和王杰希每次都是错过。


无论是叶修发起的业内的聚会还是被黄少天约去吃饭唱歌,每次不是王杰希有事来不了就是他自己不得不早退,反正两人的时间都是错开的。


甚至连最俗套的那种一方坐电梯上去一方下来的场景都出现过,他硬生生的就是碰不上王杰希,这也没办法,想,这个安利他倒想吃吃看,但实在没机会阿。


“你要不主动和王杰希搭讪搭讪?”黄少天给他出谋划策。


喻文州还是不太上心的样子“不了吧。”


 


这次两人面对面在地铁门口客套了半天,喻文州知道自己说的都是些废话,对方肯定对B市最近的天气和交通状况不感兴趣,可他只想要延缓一点对方进去地铁的时间。


“我坐这边的地铁你…”


没等自己说完,喻文州面前的门就打开了,喻文州被挤了上去,而对方挤不上去只能坐下一趟列车。


在车上时喻文州想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喻文州觉得即使错过再多次被黄少天极力安利的王杰希他都无所谓,但他却不想和刚刚遇到的那个男人仅有一面之缘。


下了地铁后,喻文州就站在出口张望着,等着对方的身影出现,而直到两班车过去那个拎着公文包的身影都没出现。


 


王杰希这次又是准点到的公司,他刚才走错了出口,也再没找到那个青年的背影,情绪有些低落。


看到电梯坏了的通知,王杰希心情更差了,而当他看到在电梯间徘徊的青年时,王杰希瞬间打起了精神,他走过去的时候对方正好回到,看到他的瞬间露出了笑容。


“阿,又见面了,您在这里上班吗?真巧。”


“我是十楼微草公司的,以前没见过您。”


“我是蓝雨公司的,刚调到这边。”


之后两人沉默着一前一后地走上楼梯,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的背影,无数次想要牵起对方的手,手抬了又放,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做。


都说遗憾美,这次错过或许才是最美的剧情,喻文州想,可身临其境,谁想要什么遗憾美。


走到最后一层时,喻文州快走了一步握住了和他在楼梯间相触了无数次的王杰希的手,王杰希错愕地回过头,低头看看两人交缠着的手,没有挣脱,只不解地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没说话,只保持着和王杰希十指紧扣的姿势,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都说大脑支配四肢,但这次,喻文州觉得自己是手先动了,然后才告诉大脑该想理由了,理由心却先说了。


他对那个人一见钟情了。


“在一起吧。”


“想要交往的话,至少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吧?”王杰希被表白的经验不多,况且这次还是他在意了一早上确认自己很喜欢的人,所以有些紧张。


“对哈,我叫喻文州。”


呃…


王杰希眼睛睁大了,蓝雨的喻文州?


叶修怎么介绍对象之前也不事先给个照片呢?


喻文州看王杰希光顾着愣神不说话也有点着急,心跳的频率很密,他第一次这么害怕被拒绝“怎么了吗?”


“你认识黄少天和叶修么?”


“认识…”


“我叫王杰希。”


“哦…阿?!”


这什么现代灵异事件?


“我就知道你也听他们说过我。”


“原来王杰希是你,”喻文州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又换回了笑脸。“以后我相信少天的品味了。”


“我也相信叶修了。”


之后两人面对面站着,谁都没说话,互相打量着对方,都觉得对方比叶修黄少天形容的好多了。


最后还是喻文州打破沉默,比起为巧合吃惊,当前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问。


“那关于刚才我说的那个,您的回答?”


“…我同意。”


虽然说的是关于恋爱这种甜腻的话题,可两个人和幼儿园小朋友一样,一个比一个小心翼翼,说话规规矩矩,一句话说完还微躬下身子,比对老板还拘谨。


“咱们这就算在一起了?还真快阿。”喻文州笑了,他越发能感觉到从王杰希身上散发出的沉静清澈的气息,他很喜欢。


“是…和叶修说他一定不信。”


提到叶修两人又都沉默了。


王杰希脑中自动脑补出叶修对他呵呵一笑的表情,喻文州也想象得到黄少天一脸得意说【我早就知道王杰希和你是天生一对你非不信我的打脸了吧哈哈哈】的样子。


两人对视,在感慨这世界真是太小了的同时决定暂时不告诉那两个共同好友。


“我的事你大概都听少天说过了,但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再重新认识一下比较好。”


“王杰希。”


王杰希伸出手,喻文州笑着握住。


“喻文州。”


“喻先生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钟情。”


 


END


 


 

评论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