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嬴淮 字冰青/owQlate,是一只猫头鹰。坑多圈杂但有666的光速回圈技能,目前沉迷史向三国|・ω・`)

【高亮】转载的都是自己喜欢的图文,仅作收藏用,如有不妥请私信我删除。

★坐标废都(古都)//日本語を勉強している//半吊子章手//业余校对//jk娘//话废满级


「永远的王,最亮的星,至高的魔术师,
愿做星辰伴你左右,愿似星光许你不朽。」

[喻王] 交換

Ozeanisch:

1.反正每次都是Fix You番外


1.5充滿Fix You的劇透


2.私設如山啊哈哈哈哈




生長在學霸家庭,作為父母旅德留學紀念品一樣出生的喻文州,非常習慣父母用各種學術而專業的方式定義生活中的種種。




喻爸爸可是對著五歲的喻文州說出:「你做的每個選擇都要付出代價。」的男人。




只不過,當時的選項是巧克力或香草冰淇淋。




身上只有一歐元的喻文州站在海德堡街頭,思考這個比人生還要重要的問題。




最後選了香草冰淇淋卻很哀傷地發現,媽媽選的巧克力比較好吃。




喻爸爸摸了摸喻文州的頭說:「這就是遺憾。」




用經濟學的角度來說,遺憾代表的是「這個均衡的結果是沒有效率的。」




但五歲的喻文州能夠理解的意義只停留在:「你知道巧克力比較好吃,但你已經選了香草。」




而爸爸沒有要再給喻文州一歐元的意思。




長大之後認識了黃少天,他說喻文州是個能夠一秒分辨輕重緩急的思考怪物;王杰希說他把理智活成了本能。




因為他從五歲就開始這樣的練習。




主修經濟學的喻爸爸喜歡「選擇」,主修人類學的喻媽媽喜歡討論「交換」。




父母在週日下午,帶著小孩出門逛街,最後一家人盡興而歸,背後是一次付出與回收的交換。




父母父出了自己的時間和心力和金錢,交換小孩無價的笑顏。




沒有一種付出是不求回報的,差別只在於回報以什麼樣的形式存在。




進入榮耀的世界,是喻文州第一次認真地以自己的人生作為籌碼進行交換。




留洋的父母再怎麼開明,對於幾乎放棄升學之路一頭鑽進電子競技世界的兒子也不可能完全支持。




喻文州最後以一份九頁,自帶圖表的「投入電子競技行業優劣分析」說服了自己的父母,踏上通往藍雨訓練營的道路。




倒不見得是那份報告有多精闢,但喻文州的父母看到他對這個選擇的認真和思索。




這個選擇不是一時腦熱的衝動。




抱著仍然忐忑,不太確信電子競技環境是否足夠健全的不安,他們目送喻文州的背影走向此後完全不一樣的人生。




第二個選擇發生在一連串確信遺憾的評鑑結果之後。




手速是電競選手的基本,但他只能在及格線的基本上苟延殘喘。




而他知道自己更能發揮價值的地方並不是操作。




最後他選擇放棄精進其實還有發展空間的手速,轉向各種講求精確度的微操。鋼筆字、平均律、樂高.....但凡一切可以轉化絕對手速為操作手速的辦法,他都努力嘗試。




他也許沒有辦法練出驚人的絕對手速,但只要出手,他的絕對手速就等於操作手速。




跳動的指尖,不會有無效的操作。




他花了更多的時間觀察,觀察地圖、觀察局勢、觀察對手。




然後把這些觀察一點一點的變成策應,變成反擊,變成戰術。




爾後,這樣的捨與得累積著,在第二賽季的某一天,三盤擊敗了藍雨索克薩爾的操作者,驚呆了黃少天。




他放棄了自己當初進入榮耀時使用的角色,選擇成為一個精於計算的術士。




讓他的算計破壞對手的佈局,一次又一次。




在正式踏上賽場之前,他已經在心底做出選擇,完成了交換。




戰術對手速的交換。




每一次交換,都要付出代價。但喻文州想辦法讓每一個選擇都值得。




這是他活成本能的理智。




榮耀的賽場上也有過無數次的交換。賣血賣藍交換大規模敵方傷害的繁花血景,喻文州認為無效攻擊過多,不划算;擊殺治療的交換,視情況可以考慮;捨命一擊帶走一葉之秋的交換,史上性價比最高的交換......




第六賽季冠軍戰,最後夜雨聲煩垃圾話挑翻王不留行,掃把上的冠軍獎盃穩穩掉進六星光牢裡。




不只九秒。




喻文州相信自己的選擇,和選擇之後進行的交換。




沒有後悔過。




所有的交換和選擇,唯一的遲疑是王杰希。




六星光牢鎖住冠軍獎盃的夏天,他在微草主場的洗手間撞上發情期的王杰希。




在交換和選擇都還來不及跳出來的時候,王杰希已經帶著意身檸檬馬鞭草的氣味昏倒在他懷裡。




那成為他和王杰希之間的第一個交換,信息素的交換。




王杰希問他:「這樣有什麼意思?」




也許他只是懷念當年嘉世對百花看台邊,帶著不可一世神情像他們搭話的少年。




還有大螢幕上逆風高飛的魔術師。




飛越了兩千公里的交換,也許能夠得到魔術的一個轉身吧,他想。




即使那並不是一個性價比很高的交換。




更多的交換發生在後來。




王杰希每一個無防備的瞬間,交換著他心底不會融化的冰川。




像一把促不及防的綠光打在心上。




巨細靡遺的前情提要,交換黃少天的結盟。




新秀挑戰賽後沉默的擁抱,換來王杰希很輕的一句謝謝。




而王杰希精心設計的落敗換到微草的未來。




卻是沒有王杰希的所在。




擁抱的那一刻,他甚至不知道彼端會不會是有王杰希的將來。




他和王杰希之間,充滿各種不確定或永難對等的交換。




榮耀不是一個人的遊戲,但人生是一個人的人生。




他的交換裡,充滿各種細小的溫柔。




卻從來沒有自己。




而他卻看著王杰希一次次把自己放在天秤上。




沒有一種付出是不求回報的,而此刻,王杰希以自己作為籌碼的交換太過昂貴。




他想把王杰希拉出這場交換的遊戲,但王杰希想把他拉上天秤來。




沒有人讓步。




於是交換和選擇的每一個過程都成為互相傷害。




最後,他把王杰希拉下天秤,結束不會有結果的交換。




過了十幾年之後,他終於明白王杰希之於他也許就是巧克力或香草冰淇淋的存在。




選擇王杰希,或不選擇王杰希。




最終得到的都是沒有效率的均衡。




而喻文州已經不再進行任何沒有效率的操作了。




清醒而理智考慮交換的時刻,似乎永難獲得如同信息素一般雨後花園的平靜。




卻仍然有瑣碎而暗香浮動的時刻。




即使最初聯繫他們的,信息素的紐帶已經揮發在風中。




喻文州甚至無法回想這場交換的起點,是因為他心裡住著那個不可一世的少年。




裝有信息素中和劑的安瓿瓶,卻不甘寂寞地跨越兩千公尺的距離抵達微草宿舍。




他得到了一只充滿檸檬馬鞭草凜冽氣息的聞香瓶。




這是討厭欠人情的王杰希,能夠回應最奢侈的交換。




這下真的是字面意義的賣血賣藍了,喻文州苦笑。




他們總是在交換,卻從來不能從交換中獲得滿足。




而喻文州依然在氣味越形清淡的深夜裡,答應葉修的複盤。




交換的是他也不能肯定的,王杰希的一夜好眠。




他還是在頁深人靜的時候想起王杰希,和那些他以為換到了什麼,卻什麼也抓不住的交換。




進行不明所以的無效操作。




他曾經以為自己不落入交換就能永遠地安全。




但王杰希站上天秤的每一刻,他都能感覺到第三根肋骨底下跳動的疼痛。




他以為術士很安全地躲在背後施法,對抗魔道學者一下又一下的掃把炫風。




只是一場互有往來的交換。




每次以為直戳對方心窩的傷害可以讓自己好過一點,最後都發現只不過是擺了一面魔鏡在交換。




用自己給對方的傷害,交換自己的血和藍。




最後彼此能擁抱的只有滿身的傷口而已。




和那個對著魔鏡仍然不願意放棄的自己。




那面魔鏡,好像有個名字叫愛情。




-Fin-




我又只想寫最後一句了(哭


 @茶夜 


好像有你想看的梗惹但是我果然只會寫片花(哭著跑走

评论
热度(55)
  1. 我爱的人,他已沉眠一千七百八十三年Ozeanisc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