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嬴淮 字冰青/owQlate,是一只猫头鹰。坑多圈杂但拥有666的光速回圈技能,目前沉迷梦间集|・ω・`)

【高亮】转载的都是自己喜欢的图文,仅作收藏用,如有不妥请私信我删除。

★坐标废都(古都)//日本語を勉強している//半吊子章手//业余校对//jk娘//话废满级


「永远的王,最亮的星,至高的魔术师,
愿做星辰伴你左右,愿似星光许你不朽。」

七筒。:

【林杰说我的好好相处并不是指这个】






最开始动手的时候,方士谦万万没想到这个展开。


或者说他干脆啥都没想。




在他的意识终于赶到时方士谦发现自己已经把口头争执推广到了肢体交流,说实话这并不常见,虽然他和王杰希的争吵基本上已经成为一种全微草的习以为常,而十八九岁青少年的理智又是那么的令人忧伤——荣耀女神在上,毕竟他是(或者确切来说,即将成为)纵横捭阖的治疗之神,方士谦的控场能力绝非浪得虚名。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血一下子汹涌到顶的瞬间他听力一片模糊,仿佛大脑里摆放了一台信号接收障碍的电视机,沙沙的雪花音令人焦躁,而显示屏上偏偏还不断闪现着扭曲的图像,掉帧掉的厉害,卡得林杰嘴型一张一合,一个个无声的气泡大口大口吐出来,然后在触碰到神经末梢的时候突然爆裂开——


他听见王杰希的一声痛哼,仿佛来自遥远的水底。


方士谦维持着握拳的姿势眨了眨眼,好像刚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眼前的少年靠在宿舍墙角,右手捂着肋骨下方的位置,深褐色的眼睛透过汗湿的刘海看着他。


“……”


……我刚才是一拳揍过去了吗。


对视三秒后方士谦果断错开了视线,双手伸展开又收紧,指节上残留的触感依然真实。怪只怪王杰希本来就骨头架子大,再加上肉少,摸上去浑身都硬邦邦的,简直自带伤害反弹护盾buff,撞得施暴者也免不了反伤,骨节生疼。


“……哎,那个……”


王杰希的注视仍然在继续,十八岁的少年个子才刚到他的下巴,身形发育比同龄人慢了半拍,然而王杰希的心理育成绝对在同辈中一骑绝尘,方士谦被他沉默地仰视着,觉得自己似乎听见了从脚下蔓延向上的岩石化的噼啪声响。


传说中的美杜莎女妖可能并非大小眼,但这并不妨碍小王队长点满石化凝视的技能等级。


“……队长,我——”


勉强拼凑的措辞被打断在喉咙里,在方士谦反应过来之前后脑勺已经狠狠地磕在了床沿上,硬生生截断成倒抽冷气的声音。王杰希的反击来得毫无预兆,一手把他向后猛推的同时另一只手直接揍上了他的下巴,动作毫不留情,他猝不及防,骤然咬合的下颚差点儿让他被动咬舌自尽。


“——!!”


“原来你知道我是队长。”


方士谦勉强推了推歪掉的眼镜,然而疼出的满眼泪水依旧让他的视线模糊不清,王杰希的手摁在他锁骨的位置,声音由于轻微的喘息和压抑的怒气而隐约颤抖。他抬手抹了一把眼泪,勉强看清少年手背上因为使劲而浮凸的青筋与血管,怪不得他觉得喘不上气。


“我从来不知道微草队风如此彪悍,”现任微草当家眯了眯双眼,天生上挑的眼尾愈显狭尖,仿佛一只伺机出击的大型猫科动物,“队内是靠暴力解决问题的。”


“……”


方士谦努力吸了口气,左右挣了挣试图拯救他那被王杰希扼住的气管,然而这样做只不过让他被压制得更死了一点。光线在王杰希的脸上打出大片的阴影,表情大半隐没其中,然而他的一双眼睛却诡异地发亮,仿佛跳动着一闪一黯的火星。


“前辈打算用这种方式?”


问话声音温和,少年连他执着的敬称都好好地使用着,然而却令人异常毛骨悚然。方士谦有点儿恍惚,然后他意识到这就是他从没见过的,王杰希真正怒不可遏的模样。




方士谦看不顺眼王杰希的事由来已久。


林杰的卸任只是噱头,身为微草治疗、从一赛季摸爬滚打过来的他并非不明白其中利害,只不过这刚好给了他一个相对站得住脚的发泄不满的由头。所幸王杰希也足够配合,总对他大大小小的发难回应以半真半假的吐槽与嘲讽,然而那双不对称的眼睛永远闪烁着着冷静乃至于冷漠的波光,让他的忍让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无声的蔑视。


对于自尊心异常之高的方士谦来说,这种变相放置Play还不如让王杰希直接打他一拳,至少那样他还有还手的理由。


少年心里的焦躁仿佛无人打理的水草,在不见日光的水底无法无天地浮游招展,诅咒着哪一天能够缠绕住魔术师的脚踝。


硬要说冤有头债有主,大概是他第一次在训练营里见到王杰希的时候。少年的姿态不卑不亢,目光里锋芒丝毫未加收敛,一身的硬骨头碴看着都觉得扎手,自信几可具象,灵气破开脊背化形双翼,年轻的魔术师振翅欲飞,一如显示器那一端莫测的魔道学者。


方士谦有那么一秒钟的惊艳。


……虽然随后就被小孩吊打牧师的行为破坏掉了。


这颗明亮的小行星骄傲又灿烂,让人忍不住仰视,然而注定也让人无法亲近。少年王杰希抗拒着来自他的引力,固执地行走于自己特立独行的轨道,同样年轻气盛的方士谦不能接受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看着他所暗暗欣羡的美丽星球远在天幕另一端不紧不慢地运行,游离在他的领域之外。


呼唤和试探得不到回应,少年一天比一天焦虑起来。




要不是因为大局为重,方士谦怀疑自己早就在某场比赛里放生王杰希了,虽然场上的局势总是看起来更像是魔术师把他们放生了。


包括现在这个局面的直接导火索、第三赛季微草战队的最后一场季后赛也一样——




“队长,副队,经理说——”




边喊边推门进来的李亦辉万万没想到此情此景。


“嗯?”


单手撑在方士谦胸口的王杰希侧过了脸,突然被人惊扰而导致他的手上力气一下子没拿捏住,肺部被猛地一按的方士谦直接要命地咳嗽了起来,被王杰希另一只手干脆地捂上了嘴。门口还未出道的小朋友目睹了全程,手里吃到半截的冰棍儿头朝下栽到地板上。


“——经理说要你们四点过去开会。”


他干巴巴地补完了句子,像是被钉在了地板上。


“……明白了,麻烦你了。”


王杰希点了点头,手上的力气因为少年闷声的咳嗽不自觉放松了一点,他抬起一只手擦了擦额头上滴下来的汗,没注意到方士谦目光一闪,拽过他的衣领往旁边狠狠一扯——


“你稍等……?!”


少年猝不及防被他拉着在床板上打了个滚,上下形势瞬间倒转,王杰希褐色的眼睛瞬间睁大,微妙地和门口目瞪口呆的李亦辉同步了起来。


“我们一会儿就去,”方士谦换了换手,改成更保险的压制姿势,冲着李亦辉挑了挑眉毛。


“麻烦带上门。”


小李同志蹭地窜了出去。




“你干什么!”


“干你刚才想干的事。”


“我c……”


王杰希可能是想爆粗口,随即被他偏过头自主规范掉了。


少年挣扎得非常激烈,身材细伶却力度十足,招呼到身上可是实打实的。方士谦一度有种自己徒手抓住一头虎崽子的错觉,只不过这只虎崽并没有用牙和爪子,他用的是拳头、膝盖、腿——还有脑袋。


额头碰撞发出咚得一声,方士谦咬着牙挨过碰撞的闷痛,使出全身的蛮力就是不肯松手。




这个人大概就再也不会被捉住了。


松开手的话。




……被撞得好像有点严重,连这种奇怪的念头都出来了。


方士谦甩了甩头,汗水沾在王杰希衣领上一点,衬衣的立领蹭在脸上有点难受,他一边试图抓住少年的双手一边往上挪了挪,正好到了和王杰希脸对脸的位置。


“你有病是吧——”


大小眼瞪在他正下方五厘米处,好孩子王杰希的三次元战力实在拿不出手,折腾了半天两只腕子还是被人抓住按在床头,突出的腕骨磕在床板上咣地一响。


“怎么着……”方士谦喘了口气,汗水说着脸颊向下淌,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隐隐能够尝到咸味。“你有药啊?”


“……”


王杰希翻了翻白眼,懒得再把这种让人蠢得伤心的对话进行下去。他刚才挣得太狠,这会儿不光浑身磕的碰的发疼,而且累的不想动,他瞪了一眼方士谦,随即撤了劲破罐破摔似的躺尸在床板上。


“你到底想干嘛。”


“……不干嘛。”


“你就想跟我打一架是吗。”


“……”


“……你点什么头啊。”


少年扶住了额头,一副无语到快要昏过去的样子。方士谦并没有觉出哪里不对,他刚才真的只是特别想揍这小子一顿而已。


“拜托稍微收敛一点。”


“?”


“看我不顺眼这一点。”王杰希的手腕挣了挣,方士谦稍微松开手下的桎梏,少年伸出手戳了戳对方的额头,看起来已经从愤怒的面无表情转变成了无奈。“太明显了,前辈。”


“……”


“为什么讨厌我?”


“我只是……”


“不只是林杰队长的事情,对吧。我明白前辈和林队长的感情,但前辈不是会因为感情而妨碍大局观的人。”


“你怎么就能说——”


“那是因为什么呢?”


“听人讲话啊小鬼——”


“因为前辈觉得我态度有问题?”


“……”


“觉得我太没有后辈的自觉?”


“……”


“觉得我不够重视你?”


“……”


“到底是——”


“——闭嘴。”


“……怎么?”


“我叫你闭嘴!”




王杰希的目光清澈然而深不见底,方士谦被劈头盖脸的问题砸得喘不上气,却又不肯承认膝盖确实中了不止一箭。被人戳穿的不甘混合着被王杰希说教姿态点燃的恼怒把本已缓和的神经又烧灼了起来,那种长久以来压抑着的焦虑再一次席卷了大脑的每一寸空间。


而这颗他拼命追赶的星即便被他按在身下,却仍然能高高在上地看着他,一点一点地剥落他冠冕堂皇之下的不堪。


理智濒临停摆,本能却给出了异常清晰的指令,无稽的很……然而他的身体确确实实地那么做了,在大脑全无响应的情况下,肢体目标明确地把心底叫嚣着的妄念执行了下来。




他吻了王杰希。




最先接触的是嘴唇,因为空气干燥而干裂的部分上皮组织传来些微的刺激,和微凉的温度以及柔软的触感混合成暧昧不清的物理信息,让彻底停摆的中枢神经心甘情愿地遵从本能驱使。他觉得王杰希大概和他自己一样都吓得不轻,少年的齿关因为震惊而打开,舌尖接触齿列时传来细微的颤抖,说不清楚缘由是恐惧还是对未知的期待。


王杰希花了约摸三秒钟试图理清楚目前的状况,然而无果,微草队长一贯高效精准的处理器并不能弄明白为什么这货上一秒还跟他大打出手下一秒就啃上了来,或许这是一种新的打架方式……18岁的cpu还没测试过恋爱程序,爱意的信号被另一个少年难以自抑地发射,这边的他确实用唇齿接受到了,却也微妙地曲解了。


因而当温热的唇舌章法全无地摩擦磕碰着口腔时,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抗拒,而是毫无惧色地(以同样笨拙得要命的方式)迎击过去。




这个吻——姑且这样称呼,毕竟两个少年有生以来的全部性知识来源都要归功于全无实践意义的.avi们,毫无经验章法的接触比起亲吻更接近于啃咬,且从开头到结尾都缺了不止一点点浓情蜜意——然而它确实是一个吻。


虽然似乎由于参与者的误解,它激烈过头了。


方士谦觉得自己的舌头被王杰希咬破了,少年尖利的虎牙擦着唇舌边缘咬合,细微的血腥味蒙蔽了充血敏感的味蕾,强刺激的电信号在大脑里噼啪炸裂响成一片。王杰希的回应热烈而坚决,这让他一头雾水的同时又伴着隐秘的惊喜与期待,揪着领口的手逐渐转战到瘦削的肩膀,扩大压制的威式,却也无意识地拓张肌肤相接的面积。过高的体温透过两层布料笼罩到王杰希身上,他皱着眉推了推,然而这么做只是让身上人不耐烦地把他楼得更紧了一点。


年轻的肢体温热而饱满,肌肤间被汗液粘连着,蓬勃的热意从另一具生长茂盛的身体上传来,摩擦,混合,继而膨胀,像是烧灼的岩浆缓缓没过心口直到淹没。


然而两个人意外地并不讨厌这份黏腻感。


他们像两头野兽幼崽一样撕咬在一起,比赛的项目是看谁先喘不上气。


最后还是对这场拉锯战毫无准备的王杰希先行停战,断开接触时两人混合的津液扯出粘稠的丝,在他喘气间隙被方士谦舔了回去。两个青少年的脑子都因为缺氧而罢工了那么一会儿,而当他们意识到嘴唇上甚至能知觉到对方的喘息时,他们俩已经傻乎乎地保持这种极其适宜渐入佳境擦枪走火的姿势大概一分钟左右。




这剧情的发展方向和速度有点儿里番。




王杰希抿了抿嘴唇,唇瓣因为亲吻泛出鲜艳的血色,刘海被折腾出的汗粘在绯红的脸颊上,显出高烧一样的病态。方士谦双手撑在他两侧,这日系死宅AVG的CG场景外加俯视角的冲击力太过,他咽了咽口水。


“……”


“前辈你这是……?”


你这是干嘛。王杰希的眼睛缓慢地眨了眨,无声地吐露着疑问。方士谦的脑子里一团打结的各色毛线,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才好,他的手在床单上悄悄攥了攥,手心里的汗湿透了一小块布料。


“前辈?”


“……对不起。”


“……?!”


他把头低下来抵在少年的胸口,被汗水润湿的衣料蹭在颊边。王杰希的眼睛一下子睁大,方士谦在他面前道歉还是头一回,身体上传来的温度和力度都有点让人难以置信,少年的注意力一下子就从那个莫名其妙的吻上跑偏了。


“哎……”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放在方士谦毛茸茸的短发上,对方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这让他松了口气。“前辈为什么要道歉?”


“……微草队风不这样。”


“……我开玩笑的。”


“不该动手,我的错。”他顿了顿,一边思想斗争一边慢吞吞吐出后半截。“没考虑你身为微草队长的难处。”


“……”


少年闷闷的声音从胸口蔓延过来,温热的吐息喷洒在一层布料下的肌肤上,温度是不是稍微高了点儿,王杰希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然而这一回他并没有推开。


“我这人有时候也比较……嗯,怎么说呢,大林总嫌我小孩儿似的。”


“……确实是啊。”


“……你闭嘴。我有时候给你添麻烦,怪不好意思的,你多担待。”


方士谦把自己撑起来看着王杰希,他脸上的红色还没消,眼镜也歪楞着,头发乱七八糟,表情倒是绷得一本正经的,结果本来应该挺正式的场景硬生生被形象拉下了档次。


笑出来大概不太好,王杰希默默咬住了嘴唇。


“哎,你,倒是吱一声啊。”


“……啊。”


“给点反应啊!我都拉下脸来给你道歉了!”


“……哦。没关系。”


“你就说这个?”


“不然呢?”


“……”


“话说,前辈你起来一点,这个姿势我呼吸不顺……”




方前辈沉默了三秒钟之后爬起来摔门而去,王杰希困惑地看着他莫名其妙缭绕着黑气的背影,他坐起来发了会儿呆,鬼使神差地抬起手碰了碰自己的的嘴唇。


……说来到底也没问清楚这是为什么。


不过也罢。他对着窗户玻璃当镜子看了看,嘴角在刚才被咬破了一个口子,不过还好并不明显。王杰希用指腹擦了擦已经结痂的伤口,对着窗户抿起了一个小小的微笑。


好在来日方长。














初恋是帝都春夏之交的一场流行性感冒。


两个抵抗力弱的死宅少年都没能幸免。

评论
热度(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