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嬴礼(禮) 字紀正/中原中奈,是一只雪鸮。坑多圈杂|・ω・`)

📍【高亮】转载的图文仅作收藏用,如有不妥请私信我,我立刻删除。

★坐标京都//十八线作图手//半吊子章手//地区限定jk娘//贫穷图源//文盲日翻//话废满级//社交孤儿
◆具体见文章→【自我紹介】

「永远的王,最亮的星,至高的魔术师,
愿做星辰伴你左右,愿似星光许你不朽。」

【周王】病入膏肓(不知道虐不虐,私心HE)

万恶不赦_Eido:

…我什么都不想说,我什么都不开心,所以我要虐男神。

然并卵,一点都不虐。

日了狗了。




————————————————————————




1.

晃眼的阳光从窗外倾泻而入,透过了眼皮落在视网膜上,光亮忽隐忽现的模糊不清,却足以让病床上的人醒来。

王杰希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眼,迷茫的望着四周的惨白。

——病房么…?

他记不清为何会在这个地方,如何用力想,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

身体也未有什么不适,就是喉咙有些发疼,大抵是太久没有水喝吧。

这般想着,他伸长手按下了床头柜上的呼叫铃。

没过多久,房门便被护士打开了,跟着来的还有微草的一众小队员,面如土色的,红着眼眶的,一概直直地盯着床上的王杰希,为首的许斌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他张口想问怎么了,气流涌过喉咙,气管里一阵疼痛,那句怎么了被硬生生疼得吞回了肚子里,痛过后只留下人一愣一愣的,似乎不太确信般又想试着说出话来。

“队长!”

一旁红着眼眶的高英杰突然喊了出来,止住了王杰希的动作。

被喊的人抬起头,皱着眉望着众人。

许斌安抚了已经开始啜泣的高英杰,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凝重地望向坐在病床上的人。

“队长…你不能…说话了…”

王杰希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第二次尝试说话。

疼痛,疼得发抖,纵使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只发出了难听的嘶吼。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微草众人纷纷扑上去拦住自家队长,可那一声又一声的嘶吼仿佛是发泄一般,王杰希红了眼,疼痛得蜷缩着身子,手狠狠掐着自己的脖子,仿佛真的要掐断了一般——

他又忽然安静下来,放开了掐着脖子的手,看向众人。

——我的手机呢?他唇语道。

旁边有人立刻递上了他的手机,接过来,他打了一行字。

“我去办出院手续,许斌带着其他人回训练室训练。”

这般冷静的话语,仿佛刚刚那个绝望的人不是他,只不过是脆弱的一抹泡影,一下子便消失了。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沉默着离开了病房。

门轻轻掩上。

王杰希瘫倒在病床上,手机从手里掉落到床上,他的手还是颤抖的。

失去了声音,连他都不知道怎么失去的,仿佛是上天的惩罚一般,他总觉得下一步就会失去光明,失去听觉…

纵使过了这个赛季他便要退役,可退役后该怎么办,一个残疾人,又能找得到什么工作?

抬眼望着惨白的天花板,一时间竟有些晃眼。

他闭上眼,适应了好久才睁开。

…马上就是眼睛了?

他苦笑着望向窗外,贪婪的看着一切又一切,暖阳,大树,青苔,石椅……

很快他便要看不到了吧…




2.

像是应证了他的想法一般,一星期后,王杰希能见光的时间便越来越短了。

他决定退役,连记者招待会也没开,只是让微草公布了退役的消息,便匆匆拖着行李离开了微草。

在一片黑暗中摸索着,找到了家里的钥匙,困难的插进锁里,开门。

顺着鞋柜摸到沙发,他躺进沙发里,拼命眨着眼。

熟悉的光亮慢慢来了,他赶紧摸出手机,登上了qq。

至少在他完全残疾之前,让他做一件至今未敢做的事吧。

“周队?”

对方回复得很快,一个熟悉的问号。

他快速输入那四个字,按下了发送。

“我喜欢你。”

一眨眼,又落入了黑暗之中。

王杰希暗道连失明都掐得这般刚好,他不想看到回答,就有理由不去看那个回答了。

或者说他早就料想到这回答是什么,有多么残忍,他清楚得很。

他将心中最后那点念想掐断,也不管手机掉落到地板上,一米八的身子窝在沙发里,沉沉睡去了。




他似乎梦见了周泽楷,那个他着实暗恋着的人。

本来两个人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一开始他也只当周泽楷是个成熟稳重而且寡言的后辈,战术上的关注到比赛后的几句寒暄,这之间不知道经历了多久和多漫长,某日的那一瞬间心动,才让魔术师被枪王会心一击了一番。

只是这会心一击,直接把整颗心都掏了出来,送给了人。

可还不知道人答不答应,便送给了人。

梦里的王杰希笑了,勾着唇角,露出他这几天一直带着的苦笑。

梦里的枪王大大被魔术师告白了,在一片安详宁静的田园里。

枪王大大只是歪着脑袋看着魔术师,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然后抬起了手——握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碎霜。

“砰砰砰——”

对着魔术师的心脏一阵射击。

王杰希惊醒了,脸上凉凉的,伸手一摸,竟然是泪水。

突然门外又是一阵“砰砰砰——”

吓得正惊愕着的王杰希一愣,忙不迭摸着家具,伸手开了门。




3.

“王…”

王杰希庆幸自己的听觉还没消失,黑暗中的听觉感官似乎十分敏感,他听到周泽楷因为微喘而不稳的气息,像是喷吐在他耳边一般,挠得心痒。

纵使如此,他还是冷静的侧过身子让了让,示意人进来。

脚步声也很清晰的传来,只是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停了下来。

手被握住了,王杰希下意识抽回手,那人却收紧了手指,愣是不肯放。

“你看不见…”

心中一暖,王杰希有些不知所措,谁知那人趁着他不注意,手一收,将他整个抱在怀里。

差不多的个子,王杰希却被按在怀里,愣是矮了一截。

他推搡着人想要离开这个怀抱,纵使那是他曾经求而不得的,但他害怕这是怜悯,是同情。

感觉到了怀里的挣扎,周泽楷霸道的紧了紧手臂,怎么也不肯放开人。

头埋进怀里人的颈窝里,狠狠的蹭了蹭。

“王…我…喜欢…”

“耳朵…听不见…没关系…有你…”

王杰希久久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一张唇覆上了他的唇。

霸道的舌撬开了齿贝,狠狠的掠夺着不多的空气,爱抚过有些敏感的上颚,转而勾起他的唇一番纠缠不清,唇齿之间仿佛撕咬一般拼命倾诉着深埋于心的暗恋,鲜血与口水混杂在一起,不知钻进了谁的口腔里,溢出了谁的唇角外。

痒和痛,还带着酥麻的快感,王杰希被吻得身子发软,环在腰上的手一捞,便被人搂在了怀里。

“停…停下…周队…”

“…嗯?”

王杰希皤然醒悟,侧着脸避开那人的唇,抬眼望向他。

“…周队?”

“唔?”

他确确实实看见了眼前的人,瞪大着眼睛疑惑的看着他,一副刚刚的罪魁祸首不是我的样子。

而且,他也确确实实说话了。

“…这是怎么回事?”

周泽楷摇了摇头,凑上来又要展开攻势。

“等等,怎么遇见你我就好了?”

枪王大大不急不缓的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一番点点点,递给了王杰希。

瞥了一眼屏幕上大大的三个字,王杰希愣了许久。

“这是…真的?”

“真的。”

“那还真是…病入膏肓…”

“有药。”

言罢,枪王大大将魔术师紧紧搂在怀里,展开了新一番攻势。

摔到沙发上的手机谁也没管,上面闪着的三个大字还是明晃晃的。

——相思病。




——————————END——————————

说好的虐呢




怎么艾特人求解答。



评论
热度(54)
  1. 拖更大魔王_万恶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