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嬴礼(禮) 字紀正/中原中奈,是一只雪鸮。坑多圈杂|・ω・`)

📍【高亮】转载的图文仅作收藏用,如有不妥请私信我,我立刻删除。

★坐标京都//十八线作图手//半吊子章手//地区限定jk娘//贫穷图源//文盲日翻//话废满级//社交孤儿
◆具体见文章→【自我紹介】

「永远的王,最亮的星,至高的魔术师,
愿做星辰伴你左右,愿似星光许你不朽。」

[百日叶王][DAY 34]粉墨(9-10)

口可口可:

为了做不卡rou的好青年咱两章一起放!接下来就……大概下个月再见?


9.


入了六月里,上海滩上一等一的大事,就是杜家祠堂的落成了。庆典上的各种奢华不提,光堂会就整整办了三日,几乎把全国各地所有的名角儿都请了来,好戏连台,简直要让人看花了眼。


王杰希也受了邀,在堂会上和其他几位老板合唱一出《五花洞》。他当初来上海时打的就是这个旗号,如今真的站上了台,倒是也不觉得怎样。说到底,名头喊得再响,也不过就是一出堂会而已,三天的风光和热闹,过去了,也就再算不得什么。


 


他原本以为叶修一定会是坐在台下的其中一位,没想到他找了帮中一位辈分尊贵的老爷子代为出席,自己却悄悄的溜回了天津,说是受不了这闹腾劲儿,回去躲个清净。这种一生一次的大场面,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要见识一番,也唯有这位叶先生才能说出这种不知福的话来。


叶修这一走,王杰希自然是高兴的,巴不得他在家里待顺心了,再也不要回来。但是叶修哪会顺了他的意,他只待了不到半个月就又回到上海,身边还多了个跟班的。


“一帆,见过王老板。”


被点名的小伙子抱拳行了个礼,王杰希看着他,倒是颇有些惊讶。他原以为叶修频繁往返上海也不过就是一时心血来潮的事,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


 


叶修带回来的这个年轻人,大名叫做乔一帆,是叶修自己贴身的人。他对外只说乔一帆是自己的保镖,并不多做介绍,但其实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乔一凡帮他做过的,可远不止一个保镖的活计。


乔一帆人生得俊俏,性子也好,做事周到仔细,透着一股子伶俐劲。更重要的是他是叶修信得着的人,又经常被他带在身边,所以帮派中里里外外的事,恐怕还真没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


整治陶轩的时候,叶修曾经把乔一帆派来保护王杰希的安全,前前后后跟里跟外陪了他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原也没觉得这是多大不了的事,直到后来听叶家三夫人抱怨过一次,说是娘家来人的时候想让一帆过来帮忙陪上一天,叶修都没有答应,才知道原来竟是这么大的面子。


王杰希其实心里知道,叶修大概是真的挺喜欢自己。但是这喜欢他要不起,也不敢要。他喜欢的事情大概有几百种,说到底不过是消遣而已,没有哪样是作得数的。他前些年曾经迷上过洋人的击剑术,正经的练过好些日子,后来腻了,便再也没请过师傅上门。去年里他又对听戏有了点兴趣,便娶个戏子回家,当个玩物,等过些日子不喜欢了,大抵又要另寻乐子去。有钱人家多得是这种三心二意的心思,他们可以胡天胡地的玩票,王杰希却是要在这个行当里待一辈子的,叶修的喜欢他陪不了,也陪不起。


更何况他把感情的事看得重,轻易也给不出去。而像如今这般不带感情的与人厮混,只怕也与那卖身讨生活的娼妓无甚分别,只希望日后一拍两散,还能让他给自己留些体面,不至于坏了名声,连这份张口饭都再吃不成。


 


他既然存了这种心思,对于叶修来上海的缘由,自然也是不怎么关心的。之前托林敬言打听,也不过是想知道叶修会在自己这里待多久,既然被他胡乱搪塞过去,便也没有再问。


结果叶修从天津回来之后,深居简出的毛病倒是越发的重了,每日里泰半时日都只是闲在屋里读书练字,只偶尔出去跟什么人吃顿饭,也用不了两三个小时,倒是从不打扰他晚上回来变着法子的折腾人。他在上海自然是有住所的,但是这些日子却仿佛拿王杰希这里当了自己家一般,待在屋里的时间比王杰希自己还要多。


这要是在天津,恐怕早就要有风声传出去了,所幸上海认识叶修的人不多,才一直没闹出什么大动静。但是没有动静,可不是说就没人知道了,所以那一日被人当面提起的时候,王杰希倒也并没有觉得意外。


“杜先生知道我常去听王老板的戏,托我请您给叶先生带几句话。他说‘天津的事,我们是管不着的,但是也希望叶先生不要把天津的乱子闹到上海来。否则到时各自身不由己,恐怕要伤了和气。’”


说话的人是警备司令部参谋处的张副处长,王杰希受过他颇多照顾,当然没有推辞的道理。他回去就将此事跟叶修说了,只不过说完就又担心起来,犹豫了好一会儿,到底还是没有忍住,直接问起了他来上海的目的。


毕竟,若是真有什么麻烦事,他可也得早做应对。


他并不指望叶修能干脆利落的回答他,所以在那人笑吟吟的说出“不是说了是为了王老板您”的时候也只是动也不动的看着他,直到他自己坐不住了,收了手上的报纸,说王老板莫要再如此看我了,我从实招来,从实招来。


“其实这事说来简单得很,我在天津招惹了桩人命官司,出来避避风头。不过王老板可以放心,这事连累不到别人头上,更不会给微草社惹出麻烦来。”


他倒是知道王杰希问这事是为了什么,早早的交代清楚了,也省得王杰希自己再问。但王杰希对这个说法并不买账。当年西开码头支起的滚滚油锅他也是听说过的,十几条人命填进去喂了热油,面上却连一点水花都没见着。与那时的动静相比,一桩人命官司对叶修来说又算得上多大点事,竟然还需得让他躲出城去?


除非……除非他是动了什么不能动的人物。


他虽然已经在上海待了大半年,但是对天津的消息一直十分上心,这会儿细细回想,便忽然想起两三个月前在《新津报》上读过的一则新闻,似乎是两个日本浪人抢劫商铺未遂,反被激愤的店主所杀。现在想来,那事好像的确是发生在叶修的地盘上,也不知道跟他究竟有多少关系。


 


叶修瞧他半晌没有说话,便知道他大约是有了猜测,但是他既然不问,叶修自然也没必要自己说出来。他揽着王杰希让他坐到自己的腿上,又贴过去亲了亲他的脸和耳朵,王杰希心里想着事,难得的任他摆布了好一会儿,等到终于回过神来,才发现那人已经一手撩起了自己的长衫,堂而皇之的就在这会客厅里摸起他的腰带来。


他心中恼怒,下意识地捉住叶修那只作怪的手,就想要从他身上起来。但是刚起到一半就又改了主意,重新往原处坐了回去,还顺势往上挪了挪,教自己坐得更舒服些。叶修这些日子不知怎么的,一直变着法子想要惹恼他,看他吹眉瞪眼的样子,而王杰希偏不想教他如意。反正也不过是些小把戏,总比不得他在床上的那些手段腌臜过分。


叶修看着他的反应,只觉得有趣,手上一用力,又将他往怀里搂紧了些:“王老板这般乖顺,难道是心疼我吃官司受了委屈,有心安慰我?”


王杰希头也不回:“叶先生这么硬的心肠,还需要人安慰?”


而叶修已然贴着他的颈子低声的笑起来:“王老板这话说的,倒像是怪我心肠太硬,不知道疼人了。”


世间的无耻之徒只怕也不过如此,王杰希觉得自己跟他说话才真是多余。但是他没想到叶修搂着他笑了一会儿,就拍了拍他的腿要他站起来。


“王老板想要我疼你,可总也得告诉我你想要什么。连生日了也不说一声,莫非是想考考我记不记得?”


他说这话时,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王杰希却心下一怔,脑子里只想着到底是谁说漏了嘴,竟然让他知道了自己生日的事。好在叶修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意,只是握住他的手,将他往厨房中领,还站在门口处挽了挽袖子,一副想要洗手作羹汤的贤惠样子。


 


王杰希没有在大晚上差遣人的习惯,所以佣人们也都休息得早,这会儿都待在各自的房内,厨房里也早熄了火。但是叶修也不需要人帮忙,王杰希看着他径自在炉子上摆起蒸笼,又从柜子里摸出几个鸡蛋打进碗里,忽然就明白了他想要做的是什么。


生日这事的确是他有意瞒着叶修的,一来他觉得这事跟叶修没什么关系,也没什么道理要告诉他,二来他也不乐意被人当女人对待,整出些鲜花美酒罗曼蒂克的花样来。没想到他这样瞒着不说,反倒是让叶修上了心,悄悄的备下了这等惊喜。


这屋里用的是进口的新式煤气灶,许多厨子都不怎么会用,叶修反倒用得颇为顺手。他一边忙活着手上的事,一边还跟王杰希说着话。说之前曾经见到方老板提了食盒来戏楼,还不解其意,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王老板生日里要吃蛋羹。又说一帆也是自小喜欢这种吃食,自己早些年没少做给他吃,一会儿给王老板尝尝手艺,比之春风饭店的大厨可也不遑多让。


王杰希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随口应和几声,心思却并不在此处。他看着叶修在厨房中端着个碗四处寻着盐罐子,想起的却是自己刚到天津的那一年,方士谦带来的那碗蛋羹,似乎也是盛在这么一个牡丹纹的青花瓷碗里。


那瓷碗装在一个黑漆红纹的食盒中,薄得几乎透亮,里面盛着的蛋羹软滑细嫩,顶上飘着一层油亮亮的芝麻油,还撒着些细碎翠绿的葱花,真真是让人食指大动。方士谦口中说着些“记得你小时候就喜欢这个”一类的话,见他看着那食盒半天没有反应,还自己取了勺子来喂他。王杰希生性要强,平日里哪里能容得别人为自己喂食,但是那一日竟然乖乖的张了口,惹得方士谦心情大好,一勺一勺将一整碗都喂了个干净。


但是他怎么想得到,自己一口口喂下去的,不是什么软嫩的蛋羹,而是剜心的刀子,刀刀割在王杰希的心口上。


 


方士谦只道他是喜欢吃蛋羹的,却不知道这习惯从何而来。戏班里的孩子哪里过得起生日,是他的师傅天不亮就从床上爬起来,在厨房开火前悄悄的蒸好一碗,再偷偷的给他端过去。他是师傅最看重的徒弟,旁人只看到那人抽在他身上的鞭子,却不知道他在背地里受过的宠。


当年师傅把他从街边捡回来,给了他吃穿,给了他一个挡雨的屋檐,还把一身的本事都教了他,给了他一条谋生的道儿。王杰希敬他为师,爱他如父,被人按在床上欺侮时恨他恨得红了眼,但是等到夜半回来,见到那人大冬天的躲在门口的阴影里,冻得嘴唇都哆嗦,一副想问问他好不好又愧得不敢教他瞧见样子,心里便只剩下说不出的酸楚。


他终究是不想让他死的,方士谦却从不知晓。


 


这些事他平素并不会想,毕竟想了也并没有什么用处,不如花心思做些别的事情去。但是这会儿他看着叶修,就根本没法不想起师父也曾经为他做过这些,越想越是心如刀绞,一心里只想要让他停下手上忙活的事,竟然下意识的就伸手抓住了叶修的胳膊,想要拦住他的动作。


他这样一拦,叶修自然要转身过来看他,而这一看就让他立刻敛去了脸上的笑。


“王老板,你……怎么脸色这般难看?”


他的语气颇为关切,问完又放下手中碗筷,贴近了来用两手捧住他的脸,轻轻摩挲。王杰希在叶修忧心的目光中闭上眼睛,他是靠演戏吃饭的人,自然猜得出自己的脸上是何神情,但是他又何曾其他人看到自己这番面貌。有人对他千般好,将他捧在心上视若珍宝,而他却只有在这个将他当做玩物的男人面前才能放下掩饰,真真实实的露出心中所想。


“我不想吃什么蛋羹。”他道,“叶修,你要是想让我开心,就直接带我上楼去,教我脑子里什么也想不起,什么也记不得。”


 


10.


警告:暴力+窒息play,慎。
脑洞得好好的投怀送抱的骑乘是怎么变成这种东西的我也是有点不懂啊……





评论
热度(17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