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嬴礼(禮) 字紀正/中原中奈,是一只雪鸮。坑多圈杂|・ω・`)

📍【高亮】转载的图文仅作收藏用,如有不妥请私信我,我立刻删除。

★坐标京都//十八线作图手//半吊子章手//地区限定jk娘//贫穷图源//文盲日翻//话废满级//社交孤儿
◆具体见文章→【自我紹介】

「永远的王,最亮的星,至高的魔术师,
愿做星辰伴你左右,愿似星光许你不朽。」

[百日叶王][DAY 66]粉墨(11)

口可口可:

没什么内容的过渡章,大家凑合看……
不过自己感觉稍微理顺了一些,所以下一更应该不会隔这么久啦




11.


第二天王杰希自然是没能到戏班去的,他这一晚上几乎是昏死着睡过去,根本什么事情也不知道,等到终于有了些意识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是梦是醒,只觉得耳边有些个响动,仿佛有人来了又走,却乏得根本睁不开眼睛,只能昏昏沉沉的任人摆布。


又过了不知多久,他才终于有了些力气,勉强支开两个眼皮,侧了头想要看一看周围。这时房里倒是安静得出奇了,只有一个人在角落里坐着,手在膝盖上一下一下的敲打着,却也动得十分轻巧,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房里这般静着,他这边稍微一动便将那人惊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跨到床边来。这一回王杰希终于看清了这人的面目,是他的管事许斌。这人平时是在他这里常来常往的,但是自从叶修在这边住下之后便来得少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过来,是不是有什么要紧事情。


但是许斌也不说话,只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然后扶着他稍微起身,将几粒药片兑着水喂给他。那药片是几个白色的小圆粒,含在舌头上也尝不出什么味道,直到又含了口水进嘴里,王杰希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嘴里都是干的,嗓子更是涩得如同被砂砾磨过一般,连吞咽都觉困难。


“你发烧了,”他听到许斌说,“上午的时候有大夫来过,给开了药,说是大约吃上两三天就能好。”


他忙着低头喝水,并不说话,许斌便接着说了下去。他说叶修去了林老板那里商量找人救场的事,你就安心养病,这几天都不要惦记着上台。过了一会儿又说他走之前把乔一帆叫过来了,这会儿叫我赶到楼下给王妈帮忙,你要是不想看到他,我就去打发他走。


王杰希喝完了水,将杯子递过去,又被添上了第二杯,端回给他。这一次许斌似乎是没有什么话想说了,只站在一旁看着他,两条眉毛紧紧地皱成一团,直到王杰希将杯子放回床头,才见到他握紧了拳头,念了一句:“叶修他怎么能……怎么能这样对你?”声音里压着火气,闷闷的发沉。


王杰希摇摇头,简单解释了一句:“不关他的事。”他这一开口,说话的声音还有些哑,但他自己知道嗓子应是没什么问题的,也就并不担心。他心中想的其实是叶修怎么能不带着乔一帆就自己出门去,只把杜先生叫他小心的话当了耳旁风,倒是真不怕死,却没想到这话听在许斌耳中,就变成了逆来顺受怒其不争。


“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要替他说话!”许斌愤愤不平道。


王杰希听着他的语气有些想笑:“这本来就不是他的事,我说说实话有什么相干?”然而他抬头看到许斌犹豫着难以开口的样子,心就又慢慢沉了下去。他本应叫许斌不要再说下去,但他毕竟是病着,脑子里并不那么清明,反应慢了半拍,便没有来得及。


 “杰希,你何苦瞒我,”他听到许斌说,“我又不是傻的,怎么可能到现在还看不出来。”


 


许斌说话的时候垂着眼皮,并没有敢看王杰希。这到底是一桩尴尬事,王杰希不开口,他本不该先挑明,但是事到如今,他只觉得自己是再没有办法继续装聋作哑下去了。


他从余光里看到王杰希抬眸看了他一眼,脸上并没有太多表示。又过了好一会儿,床上的人才一声叹息。


“你这般较真是要做什么?慢说今次这事不是他的错,即便真是他做的,你又要怎么样?”


这本是一句无需回答的话,然而许斌却着实有好好地想过这些事,这会儿便一股脑地回答了起来。他说我们可以找人帮忙,我看方老板那里是有一些门路的,听说叶修最近在天津那边也不太安稳,只要让他有所顾忌,事情就能好办得多……他说得很急,连声音都有些变了调,但这些都是他考虑过许多次的法子,虽然不能说万无一失,却多少值得一试。可王杰希听了,却连一点反应也没有,一直到许斌说完了好一会儿,才突然又抬起头来,问他:“你说,如果我们年底不回天津去了……行不行?”


许斌只觉得自己简直要被他气死,他在这边挖空心思帮他想法子,这人却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反而净说些不知所谓的话。他这一气,也懒得再顾忌什么,当下就直接回道:“不回天津当然也过得下去,杭州和广州都去得,但是你要如何跟方老板交代?他是时刻记挂着你的,十封书信里有八封在盼你早些回去,你若是反悔,倒要如何对得起他?”


这一番话终于换得了王杰希的一点反应,只是许斌看着他愈发苍白的脸色,才突然记起这人可还是个病人,说些胡话也是应该的,反倒是自己,怎么竟这般不饶不休的指责起他来。他赶紧说了两句安慰的话,扶着王杰希躺下,又探了探他的额头,转身出去给他拿了块凉水浸过的毛巾敷上。王杰希乖顺的闭上眼睛,却过了好半天都睡不安稳,许斌看着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只觉得简直不知该拿这个人如何是好。


连病了的时候都这般油盐不进,要是等到醒来,只怕要眼睛一瞪就让他出去,叫他以后再不要管这些该不着他掺和的事。


 


他跟王杰希认识的时间并不算长,满打满算也就不到五年的时间。以他的资历,其实并不够资格做微草的管事人,但是当时微草刚到天津,人生地不熟的,一时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人选,而王杰希又看上他拉得一手好胡琴,这才留他下来。后来和意楼的买卖顺遂,也用不着人多帮衬什么,他又帮着给几出新戏编了唱腔,很得王杰希的喜欢,便也没有再折腾,一直这样下去了。


他从一开始就看得出来,王杰希是个事事都有安排的人,当初带着在一班人搬来天津,也并不只是想赚够了钱就走,而是打算在这里长久地安顿下来。天津卫是个好地方,离着北平城近,又有好些个洋租界,里面住着不少有钱有闲的王爷和官宦,是个给戏班落户的好地方。按说他这样的人想好了的事,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但是谁承想王杰希刚到天津两三个月,连正经住处都还没找好,竟然就突然琢磨起了离开的事。


彼时许斌刚来微草不久,和王杰希还有股子生疏劲,心里犯了嘀咕,嘴上也不敢说出来,只能照着他说的去做。然而他心里不乐意了,事情做得便不积极,再加上方士谦又着意挽留,这一来二去的,便没有走成。


后来他与王杰希渐渐熟稔起来,便又想起了这一茬,想要问个究竟。然而王杰希却不肯讲了,只推脱说那时人生地不熟,在方士谦家借住得也不怎么习惯,之后话题便岔开了,许斌也再没有机会提。他直觉王杰希和方士谦之间是有事的,但是后来听说两人原本是师兄弟的关系,便又释然。小时候熟悉的的人,一别多年后再相见,总是要有些个不惯的,重新认识了便好。况且方士谦对王杰希这么好,几乎什么事都由着他,王杰希就再是个挑剔的人,只怕也说不出什么不是来。


他倒是没想到叶修会突然这么横插一杠子进来。


 


要说叶修这个人,其实头些年里,许斌统共也没有同他打过几次照面。也就是广乐楼那位小花旦过门之后,叶修有时候请他到家里去陪自家夫人亮亮嗓子,这一来二去的,才算是说过了几回话。那时他还觉得叶修是个好说话的人,在他有事要忙时从不勉强,去了的那几次里更是好茶好礼相待,从不摆那些上等人的架子。他将这事说与别人听,人人都道叶先生好礼数,是个和气人,唯独王杰希哂笑一声,说你去与不去本就是无所谓的事,他根本半点都不在乎,又何必与你为难。


他自是不解,他们这些场面人就靠着一张脸面吃饭,若是连脸面都不在意了,这世上还有什么天大的事?王杰希却沉默半晌,最后只说,你问他都在意些什么事?我只希望这辈子都不要知道。


这话他当时并没有往心里去,可如今看到王杰希这副样子,才知道他是早就看出了被叶修惦记上的苦。然而他总也看不出叶修对王杰希到底是好是坏,平日里也不见他为王杰希做过些什么事,这次甚至还弄伤了人,但是偶尔几次他到王杰希家来,在院子里拉琴帮他吊嗓练功的时候,又会看到那人搬着个凳子坐到门边上,手中捧着本书,竟也丝毫不觉得吵闹。


跟他在看自家三夫人唱念做打时那一副耐着性子的样子,可真是天差地别的远。



评论
热度(126)

©  | Powered by LOFTER